读点·美文大学、夜市、千佛山我的青春邂逅这座城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11-09 阅读:

  读点·美文大学、夜市、千佛山我的青春邂逅这座城,那是沈从文和老舍先生所赞美的郊外美景吗?竟何以到与机械,噪音、尾气为伍了?

  有人说这是临近曲阜、受熏陶的缘故,可是当你把目光转向舜耕,站在历山的山顶遥望,你会发现圣贤的历史要追溯到传说中的三王时代,其厚重与沧桑,遥远得令人目眩。

  逛完夜市,站在天桥上,看着居民小区里闪亮的万家灯火,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它的温情,感受到它身上那股生机勃勃的气息。

  走进大明湖的铁公祠,看看将军的铮铮铁骨。面对南下“靖难”的燕王大军,身为山东参政的铁铉在此抵抗,几乎令狂傲的朱棣丧命他的脚下。在铁铉心里,守护这座城池就是守护国家的正统。即使明知必败,仍把正统与叛乱分得清清楚楚,一点含糊不得。

  在梦中,常浮现这样的画面:我夹着笔记本走在落满黄叶的道上,身旁是高高的白杨,我辨不清是去英雄山文化市场还是去二环东的图书馆了,但我知道我与它在一起,一步步属于我的心灵故乡。

  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先是抚化了冰冻的黄河水,吹开了娇媚的柳条和满枝的迎春花,随后,法桐优雅的枝叶舒展开来,而当火红的玫瑰和淡紫色的梧桐花怒放之时,夏季就来临了。

  大四下学期,我在外地找了份实习工作,我以为要跟它挥手告别了。但,事实上,我从未与它远离,因为我们的心早已连接在了一起。

  不过,豪华商场向来与学生无缘,名胜古迹也不能天天寻访,所以还需从我们校园旁边的夜市说起。

  在那个干燥少雨的初秋季节,我所在的燕翅山脚下的校园之外,永远有尘土飞扬的拆迁工地和走不完的拥堵车流。

  其实,这些属于北方四季常见的景色,算不得特别,只是这色彩与生机还可以使我们想起刘鹗在这里听书的场景,想起老舍对它的赞誉,想起这座古城曾经的活泼。透过高耸的钢骨森林,想见它清澈的泉水,想见它的灵动与细腻。

  它笑而不语,似乎在对我说,既然已经有幸走进它,若不深入其中全面了解,管中窥豹必然是你的。

  尽管它的历史没有古都的辉煌,现状也没有带动时代潮流,但仍旧不可否认它是中华大家庭的中坚力量。厚重的城墙和起伏的山丘构成它的坚固防御,使它像羽翼一般屏蔽中原的安全,忠心耿耿地着家族的荣耀。

  只是,我与它初次见面时,并不知道这些,甚至不知道它是齐鲁大地的行政中心。

  蝉鸣渐消,秋虫声起,女贞、枫树到了夺人眼目的时刻,金黄与深红漫山遍野连成一片,绚丽但不轻浮的色彩在西风中晃动,这是最令醉的美景。

  有时它掀起漫天沙尘,把周围染成一片昏黄,而一旦上起火来,也是威力惊人,令人炙热难忍。

  只是,我与它初次见面时,并不知道这些,甚至不知道它是齐鲁大地的行政中心。

  我尽可以向别人夸耀对它所了解的一切,但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的青春曾与它在一起。

  那时,为了拍一幅满意的摄影作品,就约上舍友在天亮之前登上不收门票的千佛山,在上留下它沐浴着晨曦的身影;

  或者,花上一整天时间待在图书馆里查阅文献,只为弄清某个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

  短短两天时间,我见识了它的宽阔马、数不清的行人和自行车、以前从未见过的二十五层高楼,还有令我振奋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水果商铺。

  或者,以志愿者的身份自备清扫工具,为在泉城广场开幕的文化艺术节贡献自己的力量。

  更多的时候,我在位于它北部原野的县城里,隔着黄河,从书本上了解它的气候、物产、民俗和前世。

  逛夜市,无需固定目的。在这里,吃是主角,信步而至,满眼是色香味俱全的小吃。泉城大包、焖饼、烧烤、羊肉汤,美食名吃汇聚成一场令人垂涎的平民盛宴。

  相处时,我为拥有这样的生活而感到满足,现在回想起来则更增添了一份深深的怀念。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坐着歌船画舫荡游于荷叶连连的大明湖里,会使人产生一种身处江南的错觉。

  儒只是他的外表,侠才是他的筋骨。无需再夸耀众所周知的易安体、稼轩词,那光耀千古的词章早已是它的骄傲。

  傍晚时分,街上的灯与霓虹先后亮起,避开主干道,拐进两旁的支或者小巷,便听到商贩的吆喝声。

  或者,为了响应建筑系古建的号召,在护城河边的街巷中流连忘返地寻访、登记那些遗散的建筑;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