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主播夜读》美文赏析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11-08 阅读:

  夜读《主播夜读》美文赏析?没有等来2012的世界,在2013年的春天,我终于等来了自己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九月的,郁达夫先生《故都的秋》中那恍如的景色就那样真实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空气中弥漫的似乎都是梦想的味道。

  今年上半年,国家正式出台视障者参加普通高考的相关法规。一些专业考试也对视障者慢慢了大门。现在,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当上出现视障者身影的时候,我都对自己和别人说:“你看,其实现在已经比从前好多了。”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主播夜读,我是晨皓。五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刻度。这五年,不仅仅是我们国家逐步强大的五年,也是我们每个人有许多回忆的五年,而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这五年,也是每个人都有着深刻变化的五年。今天的主播夜读,我想和您分享两篇普通人的五年故事。

  那年,英国《经济学家》公布的“全球最具竞争力城市”中,北上广榜上有名。对于我这个北方人来说,充满文艺气息、具有无限机遇和潜力的充满吸引力。

  就这样,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将面对怎样的考场、怎样的监考老师、怎样的试卷的情况下,2016年夏天,我和其他学子一起走进了普通高考的考场。

  想要创业的小伙伴迎来了以来中国最佳的“创业浪潮”。每个咖啡馆都有一半人在慨谈“风口”“互联网思维”“改变世界”。“短视频内容”成了工作者创业的风口,小伙伴说,自己也打算试试做个自的“弄潮儿”。

  五年过去了,我看待世界的角度变了,我生活的变了,我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也变了。我发现,如今,人们更能够理解和尊重视障者,更多的视障者也开始社会,人群,活出新生。

  还记得,那一年,我和我许多同届的小伙伴一起,同象牙塔里的自己轻轻招手道别,一脚迈进新的职业生涯。

  我们曾经是最早接触QQ、MSN、MP3的一代,也曾经是校内网最、同样最早离开的一批用户;我们曾经挤在学校的门房,经历过中国进入世界杯的狂喜,也曾经在“”时,初懂生命的脆弱。

  2012年,我从东北沈阳的一所高校毕业。毕业后进入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当老师,教研、上课,生活按部就班。

  不同的是,我们的考试时间按延长了一半。计算下来,我在那个考场里每天要呆上7个小时左右。虽然延长了考试时间,但下午的考试开始时间并不会推延,所以,我基本上不但没有睡午觉的时间,而且必须要很快地吃完饭后赶回考场。

  不惧“北漂”的标签,是因为我们看到这五年国家的发展、的变化,我们相信祖国的未来和自己梦想的重量。

  今年,等地都推出了一系列“租购同权”,共有产权房政策,而对于创业者的大力支持更是给了我们这些“新人”一剂又一剂的强心剂。

  虽然最后我没能在普通高考中取得优异的成绩,更是阴差阳错地没能报上志愿。但是,我还是选了一条与大多数视障学生不那么相同的道——去南京特师接受融合教育学习应用心理学。

  希望,下一个五年,再下一个五年,还有更多的五年里,我和每一个向往美好、相信美好、追求美好的人,都能在追逐的上一向前,温柔坚韧。

  我渐渐明白,其实失明于我而言并非什么,不过是给了我另一种人生的活法。终于有一天,我也可以和其他同学在相同时间内完成同样的试卷,可以和其他同学一起在打铃后飞奔向食堂抢午饭,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飞快地敲击键盘。

  五年间,国家砥砺奋进前行;五年间,每个人的生活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普通人的小确幸,正是国家的大幸福。今天的主播夜读就是这样,希望今天在节目当中同您分享的属于两个普通人的五年的故事能够引起您的共鸣,朋友们,晚安!

  这一次,即使未来可能会遇到各种困难,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因为,我心中有梦想。我不想多伟大,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过最普通的生活。我想普通到可以和所有人一样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和所有人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和所有人一样拥有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和能力。

  转眼已经到了2017年,我进入南京特师也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我积极与师友交流,并且关注视障相关的每一条信息,希望能给学弟学妹们提供一些帮助。

  当年高考人数创新高的我们曾为了梦想走过千军万马的独木桥,我们既感受过08年汶川地震的心痛,也曾在奥运会上热血沸腾。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青岛有一所盲校,痛苦边缘的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初入盲校时,同学们在书本上飞快滑动的手指,读书时流利地朗诵,校园里飞奔的身影一点点地改变着我。我发现,人生原来还可以这样过。

  它既像一个睿智的“老者”,又像一个随时准备重新出发的“年轻人”,平和而大度,好奇又包容。在高校读研的朋友描述下,机遇满满的让我心动,让我最终决定去继续深造。

  多年前深秋初冬的一天,我出生在东北的一座小城。我天生视力不大好,但也不太糟,从小并没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读研的生活充实而丰富。国家对于高校研究项目的支持可以让我和我的导师心地进行项目研究。我们曾经远赴的乡村,收集当地藏民的语料,用来研究少数民族的语言变化,以便使我们未来能够更深刻地理解他们的语言。而对于高校毕业生、高精尖人员的优惠政策,也让毕业就成为“北漂”的我们,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

  2014年上半年,国家出台了允许视障学生参加普通高考的相关政策。听到消息后,了我心中的热情和希望。我开始积极准备参加普通高考。

  医院工作的小伙伴,说新医改后,好多新药都能进入医保,CT等检查费用甚至连以前一半也不到,病人更舒心,对他们这些年轻医生来说,工作干劲儿也更足。

  记得鲁迅先生说过,真正的勇士是能在淋漓的鲜血后还向前走的人。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勇士。但我有面对眼前和未来所有的勇气。

  首先,我是一个全盲的视障者,这也就意味着其他普通学生用的教辅材料、题集,我都用不了。其次,我一直在盲校就读。盲校主要是针对针灸推拿专业的单考单招开设课程的,所以学校的课程设置是以理科为主的,而我想要学文科。因此,我高中三年,和其他同学最大的差别就是我一直到高三都要学习数、语、外、理、化、生、政、史、地九门课程。

  从曾经只能挤的一二号地铁线,到如今遍布全城的地铁网;从曾经只能去旧物市场淘自行车,到如今便捷方便的共享单车;从上街带钱包担心会丢钱,到如今名副其实的“无现金时代”。

  这份勇气,来自于国家不断完善的残障人相关法规,来自于亲朋师友的支持与鼓励,来自于越来越多走出社会,追求自己理想的视障者,来自于我那个简单却重要的梦想,克服困难,最终做一个幸福而普通的中国人。

  当然,在这里我也遇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困难。比如,上课没有盲文版甚至电子版的教材;很难操作许多软件;看不了解剖、生理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导论等学科中的图示等。可这次,面对困难我没有,没有放弃,而是积极和别人学习交流。终于顺利地完成一年大学学习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九、十月份的沈阳早已进入深秋初冬的模式。黄河大街上满地堆起的叶子,上行人越发拉紧的衣领,大街小巷适时响起的刀郎沧桑的歌声,“201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然而,东北深秋的寒意却从来不会晚。

  还有做教育行业的小伙伴,说自己现在也成了“网红老师”。从以前的线下授课到如今的线上网络授课,“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概念绝对不是空谈。他们成了会“十八般武艺”的新新老师,也成了闯入新一波科技浪潮的教育者。

  按年龄来说,我是一个站在80后尾巴,90后尖尖的“89后”。“89后”的我们大多踩着最后一代独生子女的步伐,1996年上小学,2001年上初中,2005年上高中,2008年上大学。

  我们的考场里只有四个人,除了我和另一个理科的视障姑娘,还安排了两名监考老师,其中一名是盲校里懂盲文的老师。同普通考场一样,我们入场需要进行金属检测,考场也安装了摄像头。

  12岁那年,我的视力有了大幅下滑,虽然进行了手术,但是术后的自己最终还是失去了清楚的世界。失明之初,我完全不知道,没了视力,我还能做什么,我的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每当我想到自己可能一生都要在家里被别人照顾着生活,可能永远都不能如同从前一般读自己喜欢的书,看自己喜欢的风景,我都会一个人悄悄地抹眼泪。

  还记得,那一年,有部讲述2012世界的电影票房大卖。于是,我们看到了店铺商家一边准备圣诞节布置,一边售卖“世界”相关周边的奇象。

  这样的选择对于我这个已经职业生涯的人并不容易。白天上课,晚上复习考研,我同远在同样复习考研的朋友每天一起打气加油。那是一个始终抱有北大梦的文学女青年,已经为了进入北大文学系默默付出了两年时光。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挣扎着要不要打开厚厚的课本复习时,她的话始终支持着我“如果现在不拼一把,还什么时候拼呢?”

  汽车行业工作的小伙伴,说如今国家推广能源车的力度越来越大 ,购车变得更方便,零首付等政策的推出让价格也变得更低廉。各类国际车展先后扎根。尽管仍然有人在吐槽“永远摇不到号”和“永远在上”,清洁能源车却让他们眼前一亮。

  此外,盲校的课程要求与普校相比要浅许多。也就是说,我在不能放松学习理化生的同时,还要加深对政史地的学习。最的是,语文还有文言文,而盲文是只有音调不分字形字意的,用盲文阅读文言文的困难性就大得多了。可是,这些问题我又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和老师、比师兄师姐共同尝试、努力。

  正以惊人的速度变化发展。而对于我们正在奋斗的年轻一代,这种变化就在我们眼前真实地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