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淋湿了你的忧伤

作者:待我长发及腰 来源: 网友推荐 发布时间: 2015-05-22 阅读: 5
雨,淋湿了你的忧伤
[一]

  天空低沉,云朵压得很低,在云的下面,是逐渐来临的飘渺的夜。淋着大雨的土地,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柔和的光,逐渐蔓延开来,消失在我们所能看到的视线的边缘。无处不在的潮湿,顺着风的漂移,钻进了你的鼻孔,也钻进了你的身体。你闭上眼睛,眼角没有来由的浮起一丝温热,雨水打湿了你的眼角。你低下头,用手抹去了眼角的那一抹湿润。借着自己房间投射出来的灯光,你发现经过连续几天雨水的清洗,本来肮脏不已的操场,竟然没有一丝杂物,对于你所在的楼前,这是很少见的景象。一直以来,这样的夜晚,始终宁静得没有丝毫涟漪。传入你的耳朵的,只有身旁簌簌的雨声以及在雨声的空隙中间,那距你不远的小河的波涛。渐渐的,你感觉到你的头发,你的衣服,你的身体,你的心灵,还有你的忧伤,都被这无处不在的雨打湿了。

  湿漉漉的天,湿漉漉的你,繁星被遮盖了面,丝丝小雨在耳旁细语,夹杂着叹息和忧郁,渐行渐少的人群,无不想立刻回到那充满温暖和笑语的家,思绪从眼睛中折射出来的,理解只是一瞬的事情,随处可见的水洼被欢快的孩子踩着溅起老高。

  你撑着雨伞,一个人,看那连成一片的雨,那是断线的思念,在伞撑上流下,八道细水柱在空气中相互配合,相互共鸣,连成一个整体砸向地面,摔得粉碎又重新组合起来,继续向着它的梦想它的终点渗去。

  而你漫无方向,暂时迷失在由钢铁和混凝土浇盖的土地上,在片刻的徘徊后,决定向白和黑交汇的地方漫溯,那是许多传说和故事的开头,被人们给予太多幻想的地方,那是绿草覆盖鲜花盛开的丘陵,在那最高的位置,长着一棵不知何时就在那里的大树,你靠坐在粗糙的树皮上,用鼻子嗅出雨和泥土还有树的混合味道,任大颗大颗的雨滴滴落在你的身上,用身体的触觉感受这美妙的触感,化为自然的一体,或许这才是人本来的真性。

  行走在夜晚的雨里,你没有欣喜,也没有悲伤,浮现在你心头的,只有一种宁静的感觉。前一段时间,因为天气炎热,对雨特别的渴望,可是雨突然来临的时候,却没有了当初等雨的那种心情。比如,下雨那天,你起得比较晚,当走出房门,才发现呈现在眼前的,已经只是下雨的结果了——地面被打湿了,叶子被打湿了,花朵被打湿了,就连空气也被打湿了。从晴天到雨天,没有亲眼目睹这种变化,对你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遗憾。虽然你知道这种遗憾没有任何价值,可是想到自己白白地错过了一段由晴天向雨天转化的过程,心里总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二]

  当下雨的日子,你就想出去走走,默默的低着头就那么走着走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低落在地上,溅出一朵朵美丽的水花。你独自一个人走在雨里,任由思绪像雨滴一样飘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任凌乱的思绪在雨中飞翔。一个傻傻的你曾经多少次为雨心动,又有多少次陪雨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痴痴地看着窗外的细雨。

  你一个人站在带雨的风中,目不转睛地读着一落落纸伞下的故事,来回走动的是精致的爱情,漂游在弯曲的小径上,远去的甜蜜洒在背后的水地上,迷濛濛地任意丢失,那是少男少女们抒情的秘密,而此时的你却还驻足在那苦涩的记忆中,你瑟缩着冰冷的身子,渴望的眼睛无力地飞逝。都是因为雨,你徘徊在纷乱的思绪中,这绿色的季节里,只有浮动的草与你做伴,低首采一把放在心间,却容不进那滴滴伤感的清泪。

  你一个人站在带雨的风中,没有人为你撑伞,只好任雨湿透,伸出手,你的指间略感微凉,一种圆润潮湿的气息,在滚动里逐渐靠近你。通过指尖传递的信息,你捕捉到了风以及雨带来的四季。四季就这样在你的手指中变幻,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天地万物无开始亦无终结,往复着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中间穿插着岁月遗落的沧桑缺憾,长长的时间被分割成一个个等距离的小段,分配给每一种有形无形的物种。我们不过是极平常的一只,不能达到终极,四周有清澈的凹陷,看得到却不能添满。是一个温柔的凹陷,由时间主宰。这样的猛然一想,心里多了一丝惆怅和些许的感伤,愈加感觉生命的粗砺艰涩,就算华丽也是虚弱。生命就是独一无二的决绝,在时间的婉转中慢慢凋谢,不间断地和过往告别,和昨日告别。

  你原本来捕捉快乐的风,却抓到一把苦恼的雨,凋零的花瓣飘落在你湿润的眼帘,滴在地上便长出一束束美丽的草芽,青苗是你寂寞的知音,孤独在淅淅沥沥地弥漫,你满足于这一方温馨的氤氲。

  目光如水,流淌在鸟栖的枝头,你趁着翠绿的飞翅翔游,始终不能驻足那丛清脆的雀鸣,哪敢惊动此境的飘逸,让萌动的思绪与雨共存,梦在融化,人在梦中。

  你拣拾一卷伞,撑在如诗的小路上,无影的身来回徘徊,能不让雨淋透这延绵的神韵吗?你觅不出自束的朦胧,只能在香径之源处伫立,如裸露之根的静。雨,沙沙沙,像蛛丝一样轻,像针尖一样细,像线一样长,像用筛子筛过一样密密地向大地飘洒,像活泼的孩子在水中轻轻一跳,弹起小而圆的水圈,瞬间又融入了集体的怀抱。

  慢慢的,雨的节奏紧张了起来,显得粗犷了许多,漆黑的夜不时有雷鸣在夜空里划出一道道光,就好象它在和这漫长的夜抗衡,让光明点亮这个世界吧。呵呵,这个想法特幼稚,是的了,那么短暂的光明怎么可以和这样漫长的夜抗衡呢?就如此刻的你怎么可以凭一支烟去把孤寂的思绪和所有的沉闷给燃烧掉呢?想想也是,既然你左右不了,那就用另一种方式去感触雨和如此深黑漫长的夜吧。雨还是那么紧凑的淅沥着,不由得你再次走近窗口,一只手拿着抽了一半的烟,另一只手伸到窗外去触摸雨,以及夜的气息。湿润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芳香,随着和融融的风,轻柔地亲吻着所有的生灵,万物都呼吸着无比清爽的舒心的气息,感受着雨剧烈跳动的脉搏。

  雨是生命的耕耘者。你喜欢雨,喜欢夜,如那高低起伏的音符,轻轻地在你心底溜过,你很小心的在享受那特有的美,屏住呼吸,生怕惊吓了这一切,你仿佛看见漫山遍野的丁香长出了粉红色的花蕾,淡淡的清香弥漫着这个世界。柳树披上了神秘的面纱,草坪上五颜六色的蝴蝶花在春姑娘撒娇的摇晃下,像无数只彩蝶在欢快飞舞,还有各种各样不知道名字的树叉上吐出了半透明的叶子,就和小小的佛手一般。它们在春雨有节奏的轻音乐中,挂着感激的泪珠,亭亭玉立,茁壮成长。

  你身在其中,如此的痴迷。是的,你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诉这一切美的意境,音乐的旋律在变,时高时低,时快时慢。雨也是,时大时小,你也在变,不是吗?此时的眼里,又仿佛看到了一排排的枫树,红红的,在雨珠的滋润下,显得那么晶莹透澈,时常的会有片片枫的叶,缓缓地飘落。而飘落的时候,都那么有层次有规律,轻轻的飘落在地面上,依然那么美。那么美,真的那么美。

  [三]

  夜雨的诗意是属于诗人的,或者说只有诗人才能从夜雨中感悟到诗意。在这样的夜里,他们会对窗而座,把种种思绪化作一行行伤感的文字,让笔尖在纸上划出的沙沙声,融入淋淋沥沥的雨声里。夜雨给了他们一个生发灵感的静谧氛围。而平凡如你者,就只是对窗而立,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雨脚,或者伸出手来,在窗子上划出一个思念中的名字。属于你的,也许就只有这漫无边际的思绪。

  连绵不断的雨夹杂着略冷的风,从而也把你的思绪拉伸得冗长而又绵延不断。因为下雨,时间仿佛停滞,空间也变得逼仄起来,天地间只有一个声音,四下里一片锃亮的白光。你不是诗人,此刻却生发出另一种意义的灵感。很长时间反复在脑海中勾勒一个人的样子,却拼溱不出记忆中的那个面容。此刻那个面孔竟清晰地从漫天雨幕中浮离出来,于是便轻易地被你捕捉到了一个弥足珍贵的画面,于是在心里暗暗庆幸,终于可以把那个人的样子在脑海中定位出来了。而这一切,来源于这无边无际的夜和绵延不断的雨。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夜色就这样急匆匆赶到,夹着雨带着风,凉飕飕儿地来了……诗人眼中的雨天大多充满离别忧伤,渐渐长大,渐逢别离才体会到各种滋味,冷冷的雨添加了些许的惆怅。脑海中忽然涌出许多凄凄切切的诗句,也许,我们的心中存了太多感伤,才会在这样一个多雨的季节生发感叹,勾起热泪。这个夜里,你独自听雨小楼上,思绪随风飘散,随雨荡开,伤感也是美的。你珍惜此刻,寂静而又落寞的听雨时光;你享受此刻,一杯热茶,一场雨,一袭凉风,一眼看不到边的夜。千头万绪涌上心口,禁不住长长地一叹,一切又云淡风轻了。

  轻轻地,你闭上双眼,倾听这雨声,它没有夏日雷雨的激烈,没有冬日寒雨的吝啬,滴滴答答的落在窗檐,像清脆的木琴的声响,有些玲珑剔透的意思。听着不会心烦,捎带着风,沁人心脾。生活中难得安静,习惯了群居生活的你差不多忘了安静的滋味,喧哗的生活,高频的节奏,纷繁的事情。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与自己对话,早已成了一种奢侈。春风送爽,的确,适宜的凉,既不会闷,也不会冻。轻扬的窗帘儿,幽幽地起舞,和着窗外的绿叶,花草,这是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美吧,你认为万物都是有语言的,万物都是有感情的。在某一刻你需要表达而又词穷,你渴望理解而又孤身一人之时,也许你可以停下脚步,感受自然界的语言,寻找心灵的朋友。你不愿睁开眼睛,不愿意打开电视,趁此刻,享受这份听雨的乐趣,享受这份难得的惬意。给自己一个理由吧,一个人,一场雨,你,会听到了什么?你,会看到了什么?

  雨下整夜,多少花瓣凋残在风雨里,在空气里残留一段淡淡的香;多少如“巴山夜雨涨秋池”这样的诗句,酝酿在辗转的不眠里;多少的游子旅人为之所牵绊,思念起远方的家园。还有一个这样的你,捧一杯清茗,品出这夜雨的滋味。当一丝的凉意开始爬上皮肤,杯里的茶已喝尽。终于,你躲进了温暖的被窝,而耳边依旧是不从断绝的雨声,听着听着,竟然就进入了梦乡。梦里也是有雨的,还有一个思念中的身影,于是在梦中又伸出手,在窗子上划一个名字,那一刻,你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诗人。

  你的梦里,雨依旧下着,依旧飘洒着,你也依旧与忧伤缠绵着,悱恻着。不知是雨淋湿了你的忧伤,还是你的忧伤感化了雨,你那么倾心倾肺地喜欢上雨,喜欢上夜。而我,因为你,也开始喜欢上你的喜欢,感应着你的忧伤,终究,也才知道,原来,雨是有灵魂的;也才明白,雨样的忧柔何尝不是一种极致的美呢;也才领悟,原来,雨正是爱的结晶,是爱之精髓的化身。

  作者:桃园野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