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高考热点作家美文 迟子建《谁说春色不忧伤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9-05-12 阅读:

  中高考热点作家美文 迟子建《谁说春色不忧伤。到了四月初,屋顶的积雪全然融化了,家家的白屋顶露出了本色,红瓦的现出热烈的红色,青瓦的现出深沉的青色,这时春天的脚步真的近了。雪花隐遁,天空由灰白变成淡蓝,太阳苍白的面庞有了暖色,河岸柳树泛红,林中向阳山坡的达子香花,羞答答地打骨朵儿了。人们饲养的家禽,开始在窝里频频伸展翅膀,想啄春天的第一口湿泥,作自己的口红。这时的春天怎么说呢,是到了婚日的盛装的新娘,呼之欲出了!

  春天就是一个宝石库,那里绿翡翠最多。地上的草,林中的树,田园的菜圃,都呈现着一派娇嫩的绿;山间原野的花儿,姹紫嫣红,争奇斗艳,蓝的如宝石,红的如玛瑙,白的如珍珠,金黄的如琥珀。这时窗缝儿的封条撕下来了,门上用于抵御寒风的棉毡也取下来了,人们换下棉衣棉裤,家禽们又可以寻觅肥美的虫子,作为它们的小点心了!到了五月,春天波涛汹涌地来了,所有的生命都荡漾在它明媚的波涛里!

  在我的故乡,十月便入冬了。雪花是冬季的徽标,它一旦镶嵌在大地上,就意味着其强悍的开始了。它裹挟着寒风,一吹就是半年,把人吹得脸颊通红,口唇干裂。

  我最爱的词人辛弃疾,曾写过“春风不染白髭须”的名句。是啊,春风染绿了山,染红了花,染蓝了天,染白了云,可它不能把我们的白须白发染黑,不能让岁月之河倒流。但春风能染红双唇,能让它像一朵永不凋零的花,吐露心语,在夜深时隔着时空,轻唤你曾爱过的人,问一声:你还好吧?

  人们看见活生生的水滴,眼里泛着喜悦的光影。但别高兴得太早,春天吐了一下舌头,扮个鬼脸,就不见了。寒流的长又甩了出来,鞭打得人还不能脱下冬衣。人们眼巴巴地看着屋檐滴水时凝结的冰溜儿,就像望着脆弱的琴弦,不敢把动人的旋律弹奏。

  被寒流久了、被炉火烤得力气弱了、被冬日单一的蔬菜弄得食欲寡淡的人,谁不盼着春天呢?春天的到来是最铺张的,它的前奏和序幕拉得很长。三月中旬就有它隐约的气息了。连续几个晴天后,正午时屋檐会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那是春天的第一声呼吸,屋顶的积雪开始融化了。

  三十四年前,我在大兴安岭师专读大二时的春末时分,突患牙痛。先是一颗牙“起义”,疼了起来,跟着它周边的牙呼应它。半口牙痛起来的感觉,你甚至想当自己的,砍下头颅。有过牙痛经历的人都知道,那种痛锥心刺骨,尤其是夜深它扰得你不能安眠时。被牙痛连续了两昼夜后,一天凌晨,天还没亮,我实在不住,一个人悄悄穿衣起来,校园西侧的原野。那天有雾,我张开嘴,希望雾气能像止痛散,发挥点儿作用。当我步出宿舍区,接近原野的时候,发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走近一看,是一台用于耕地的拖拉机!我想起白天时,曾望见它在原野上工作。拖拉机驾驶舱的门,居然一拉就开了。我像发现了一个古堡,兴奋地跳上驾驶室。完全不懂驾驶技术的我,试图开动它,好像拖拉机的履带一转,我的病痛就会被碾碎似的。我不知哪里是油门刹车,双脚乱踏,手抚在方向盘上,振振有词地喊着前进前进,可拖拉机纹丝不动。但这丝毫没有减削减的热情,我像对付一匹野马似的,执意要驯服它,一直和它战斗,直到雾气野鬼似的在日出中魂飞魄散,我才大汗淋漓地休战。太阳从背后升起来,了我面前的原野。它的绿是那么鲜润,就像一块刚压好的豆腐,只不过这是块巨大的翡翠豆腐!这片触目惊心的绿震撼了我,我跳下拖拉机。牙痛就在我奔向原野的时候,突然止息了。病牙撤兵,整个身心都获得了解放。我地看着春天的原野,想着它蛰伏一冬,冲出后竟出落得如此动人,可我从未细心打量过它,如此春色,实在不该。

  但这样的春色,也许过于寻常,并没有烙印在我的心灵深处。我对最美春色的记忆,居然与伤痛联系在一起,它化为了化石,嵌在我骨头缝儿里。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iix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