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悦读】唐诗素描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11-09 阅读:

  【美文悦读】唐诗素描。窗外,是谁的叫声如此亮丽?在林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又沿着一束阳光的道钻进书房。诗人舒展了一下手臂,细细倾听。这些清新的声音,让再心灰意冷的人,也会重新注满希望和信心。

  一切似乎都十分静谧,鸟停止了飞翔。山如禅者般空灵。一层淡淡的炊烟做了群山的纱衣。农人们早已荷柴归家,在粗茶淡饭中默默体会着生活的欢乐,没有谁留意诗情画意的黄昏。

  点亮灯,展开家书。你的笑容就隐藏在文字的后面,灿烂着,相思的诗词美文温暖着,还有些许淡淡的泪痕。你的牵挂,你的思念,你的轻轻细细的话语,越过千里迢迢的,越过心,飞抵我寂寞的窗台。

  而我,却总是把早已定好的归期改了又改,改了又改,最后,仍说不定哪一天可以走进你守望的目光。

  远处的树阴下,避雨的牧童,骑在牛背上吹响了柳笛。断断续续的音符轻轻滴落在绿叶上,草丛中,宛如一些透明的、纯真的梦。

  少年握着牧鞭的手,指向了前方。黄昏中,村廓朦胧,一家茅屋上有一面小旗在风雨中悄悄摇曳:杏花村。

  雪落的声音,如花,在万壑千山。鸟们收起薄薄的羽翅,赶回了温暖的巢,它们将在爱情中,幸福地度过一个漫长的雪季。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联系邮箱:

  诗人无比怅惘地伫立门前,看着墙上的桃花,依旧如少女粉红的脸,在春风中绽放。一只黄莺轻轻地叫了几声,它是不是知道少女的消息?

  依稀是梦你坐到了窗前,静静地看着我。烛光是一朵刚刚的小花,把你装扮得那么年轻,那么美,就像许多年前掀下红盖头的那个晚上。

  春桂把一些淡淡的幽香散落在山间,一些花开了,一些花又悄悄地谢去。被花朵击破,又很快归于清寂。

  母亲啊,采一撷透明的月色回家吧,那是游子在中秋夜里,在渭水岸边,寄给您的一帧相思呵!

  又是清明,又是都城南庄,又是花木扶疏。那扇柴扉,久扣之后,却仍然紧闭。去年开门的女孩,那朵一生不谢的桃花,梦中的新娘,去了哪里?她会找到她所期待的幸福吗?

  今夜,谁会在空灵的春日里忘却来?谁会洗净一身的喧哗,谛听生命的真实?诗人瘦瘦的手支着腮,凭栏远眺,深思的目光穿过了千年的驿道。朦胧中,露水不知不觉打湿了往事。

  缝好了,母亲又比试着,觉得满意了,才套在我的身上,把扣子扣好,就像打点一粒即将洒播的种子。母亲哽咽着、手有点哆嗦地轻轻拍着我的肩:“儿呀,要记住回家的……”

  此时,只有那轮满月,睁着慈祥的目光,把一个孤单的身影。在家乡如绳的田埂上,是不是有一位老人,和我一样,站在月光下,形影孤怜,轻唤一个人的乳名。

  美丽语文——美丽语文,盈目润心!经典文化、传统文化、语文教育、家庭教育的平台,培养情商和思考力!给您一个美丽的未来!

  月,在今夜饱满如圆。流浪的人,斟一杯淡酒,就掉进相思里了。束束月光爬进了古都长安的一间书房。雕花的木床边,瘦小的诗人,找不到一条回家的。

  门扉后,是一张少女的脸——凝睇掩笑,带着一丝淡淡的羞怯。她绯红的表情,犹如桃花的盛开;她翕动了一下唇角,却沉默着;她含情的目光,胜过了万语千言;她轻抬纤纤细手,柔柔摘下了一瓣沾在衣领上的桃花;她离去,款款的转身,比百花更娇媚!

  阳光透过窗棂,洒落在诗人的身上,一格一格的,很美。揉揉惺忪的眼睛,温暖的感觉,传遍。仿佛是一夜之间,春天已占领了小小的山村。

  一只鸟叫了,又一只鸟叫了;一些鸟叫了,又一些鸟叫了。在溪边,在树上,在空旷幽远的山谷里,这群小小的精灵,又在深夜弹奏起春天充满希望的序曲。

  江面上,满河的桃花是季节写给流水的诗句吗?每一瓣,都是一个清丽动听的词语。鳜鱼不时跃出水面,肥美的身子一抖,又掉头钻入透明的水中,只留下几圈浅浅的涟漪。它也想读这首春天的诗么?

  巴山不觉,春光早逝,一转身,秋已深了。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来,挤满了小池。这群无家可归的孩子,又将陪我渡过一个孤独的夜晚。

  这是江南的春季。雨迷濛了远天,西塞山躲藏在更深远的背景中,时隐时现。一行白鹭充当了这幅静物画中灵动的几笔,的羽毛如雪,擦亮了人们黯淡的目光。

  视线的一隅,一只破烂的筏子泊在静静的江中。船头,戴青箬笠、披绿蓑衣的诗人,手握一杆没有鱼饵的钓,双目微闭,若有所思。其实,他钓的并非是鱼,而是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罢了。

  灯光下,母亲又颤颤地瞄准了针眼。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母亲就这样用那根细细的线、长长的线,串起了一个又一个艰辛的日子。每一针,都仔仔细细;每一线,都饱蘸深情。看着母亲满头的银发被岁月的风雨分割得沟壑纵横的脸,泪水禁不住淌满了我年轻的面颊。

  雨像喋喋不休的老者,把一些纷纷扬扬的语言,洒进山村的每一个角落。乡间小上,撑油纸伞的诗人,沉思的诗人,被几朵落花打醒。

  我知道,我是一根土生土长的小草,一根春天里朴素的小草。母亲阳光般的注视,将我的一生覆盖。

  而月亮像个顽皮的孩子,躲进云层躺了一会儿,又迅速钻出了圆圆的头。莹莹月光涌进树巢,惊醒了一群睡熟了的小鸟。它们扇动着薄薄的羽翼,飞起又落下,落下又飞起。这是梦,还是现实呢?

  仿佛天堂里传来的声音,惊醒了期待和梦想。太阳在山冈上安静地卧着,又慢慢地滑向天边。金黄的钻进丛林,镀亮每一层落叶和那些已然模糊的往事。青苔在最后的余光中变得突然在空气中绿油油地生长。

  作者简介:曾冬,湖南新化人,现居长沙。代表作品《唐诗素描》《宋词素描》最高位居当当文学榜畅销书排名第39名和第70名,其中有30多篇(次)被选入湖北、上海、浙江等多个省市的《语文》教材和读本。

  依稀记起昨夜,风夹着细雨,敲打着屋檐。这群音乐的孩子,总让人想起乡间里的童年,母亲在油灯下轻轻哼着的歌谣。

  只有一只小船,如岛屿,泊在水中,静静的,一动不动。一些雪花从它身边滑入江中,化了,一些雪又紧跟而来。船上的渔翁,破旧的斗笠下露出一双沉着的眼,岁月的风霜写满了苍老的双颊。瘦小的身子,裹在单薄的蓑衣里,季节的交替改变不了他悠闲的生活。

  清明,春天静静地在都城南庄美丽着。阳光像一件暖和的外套,披在百花的身上;几只斑斓的蝴蝶,在花丛中悠闲地穿来逛去。寻春的诗人,站在一扇浅绿的柴门前轻扣:

  我拥着你,附在你耳边,温柔地说起巴山那些孤寂的日子,那个展信的秋夜,那场淅淅沥沥的雨。

  原来,有些花,不采,就是一辈子的错过!诗人拿出笔,神色黯然又蘸满深情地在门扉上题下了一阙心伤的浪漫。

  披蓑戴笠的人们,在闲闷了一个冬季后,又满脚泥泞地开始了行色匆匆的耕耘。他们忧郁的神情,是被这场潇潇不息的雨搅得无可奈何,还是担心又一季没有把握的收成呢?活着真的不易啊!望着渐渐模糊的背影,诗人不觉轻轻喟叹。

  分不清床前清冷的,是深秋夜里飘降的冰霜,还是一张空白的信笺。或是老母亲一银色的白发。朦胧中,捡起的,却是一段一段的乡愁。

  那些昨天还含饱待放的花儿,在夜晚也钻出了传统的面纱,羞红着脸,怯怯地立于院中,和风雨亲吻。花落的声音,有谁听见?

  冷峻的天空,雪花划破凝重:一片、二片、三片……一群芳香的语言,撒遍大地。所有的道,在载走最后一个回家的孩子后,不肯再走出来。它们躲在一片的思想下,做着春天的美丽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