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您在天堂可好?

作者: 来源: 爱写作网iixz.com 发布时间: 2015-03-27 阅读:
父亲,您在天堂可好?
时光如流,不觉间,父亲匆忙离世,已有二十七个年头,离别二十七个年头,我多想轻叩天堂的大门,悄声问一句,父亲,您在天堂可好?

  父亲离世时,我不在他身边。那天早晨,刚带学生出操回来,不及洗漱,远房的表哥骑着自行找到我,说父亲生病住进了医院,我问什么病?他支吾了半天,说没什么大碍,要不是给您爹输点血,用不着让您耽误工作。我相信了。其实,在当时,我相信表哥的话,倒不如说我相信我的父亲,相信体格健壮的父亲,不会有什么大碍!而且,昨天我还和父亲一起,驾辕的驾辕,拉套的拉套,把一栏猪粪用地排车送到地头。晚上,我还陪着父亲,喝了一茶碗儿酒,看父亲吃下母亲捏的三个棒子面儿窝窝头。这么能吃能干的父亲,咋会有什么大碍?鬼才相信!我是这样想的。不过,以后想来,还是有预兆的:吃过晚饭,我要赶回学校,怕耽误明天出早操,而父亲却捞捞磨磨地执意把我送到村口!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送到村口还不算完,拉着我的自行车,絮絮叨叨地嘱咐个没完、叮咛个没完,似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与儿子作最后的交待,而我不耐烦地胡应乱答,想急赶四十多里路程,却浑然不知,那是父亲与我的诀别!

  信了父亲,却也不敢忽略表哥的支吾,不及请假,跨上自行车,一路狂奔,把平时两个小时的路程,缩去了四十分钟。等我进了村,见到那些熟知的婶子大娘,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了心头,只见她们或指指点点,或窃窃私语,跟她们打招呼,她们不是面露惊讶,就是脸现悲切,嗯嗯啊啊地搪塞着我、催促着我,而拐进我家的胡同,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门框的左侧,插上了通天纸——秫秸夹着一沓黄表纸,在那里哀告乡邻,我的父亲已经亡故。见到情景,我悲至极点,哭着喊了一声爹,猛然间觉得头重脚轻,脑子一片空白,不省了人事儿,而当我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挣脱母亲颤抖的手,连滚带爬,扑到父亲的灵前,哭了个昏天暗地……

  父亲离世,很是突然。一身重孝,跪在父亲的灵前,哽咽自不必说,泪水淌满了脸。一拨接着一拨的吊唁人,或叩头,或鞠躬,或哭泣,而从他们的悲切伤感中,我断断续续地知道了父亲临终前的大概:凌晨三点多,胸闷的父亲从睡梦中醒来,捂着胸口对母亲说:不知咋的,心绞痛的厉害。母亲十分警觉,说不要动,俺这就给您喊大夫。大夫是乡村医生,一听症状,说了一声不好,带上救心丸,一边往我家赶,一边告诉母亲,快去找个车,马上送医院。等他赶到我家时,父亲的脸已经由灰白而变得发紫,滚落下来的汗珠,就是有豆粒大小,还没等远房的堂哥开来拖拉机,父亲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母亲悲切地说:从发病到咽气,不到半个时辰。父亲走的就是这么匆忙。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间最大的悲苦。我没想到,人间最大的悲苦,却落到了我的头上。父亲离世那天,差三十六天就是他五十二周岁的生日。昨天,我还和父亲商量,说:儿子毕业了,也分配了工作,到您生日那天,给您买上一只烧鸡、买上一瓶酒,好好给您过个生日。父亲说:过啥生日?不知道“谷雨前后,点瓜种豆”吗?都怪忙的,谁有这个闲工夫?

  我知道,父亲是没有过过生日的。奶奶活着的时候,每逢他的生日,母亲给他下碗面条,或着荷包个鸡蛋,他说:儿的生日,娘的苦日,还是给娘端去吧。奶奶去世后,他是一家之主了,我姐我哥商量着要给他过个生日,他说:您弟弟妹妹都还没长大成人咧,过哪门子生日?后来,我上了大学,得了奖学金,在父亲快到生日的时候,寄回了三十块钱,并写信告诉父亲,生日那天买瓶酒,好好犒劳犒劳自己,没想到他把钱原封不动地存进了银行。

  大殡的三天,我哭了三天,为人间最大悲苦而哭,更为父亲一生的重重劫难而哭。父亲八岁,死了他的父亲,寡母的呵护,阻挡不住家道的破落。虽然勉强读完了小学,又念完了初中,却因了我的祖父给他留下的几亩薄田,让没有薄田的人踏上了一万只脚,因了他读的书最多,众人给他戴上了一顶高帽子。再后来,又因了他的几本日记,被人当作了“变天账”,把他吊在了梁头上……多桀的命运让父亲变得懦弱,变得胆小,就得逆来顺受:让他往东他不敢向西,让他打狗他不敢骂鸡。多少年来,他小心翼翼地闻钟上坡、听哨收工,就连吃饭睡觉也战战兢兢,生怕掉下来的树叶,砸破了一家人的脑袋。

  但是,父亲对我们却非常严厉。勺子没有不碰锅沿的,何况一群七岁八岁狗也嫌的孩子?可我们一旦和别人家的孩子发生了冲突,父亲不仅不护犊,反而不管我们有理没理,他都能找出我们的错,递给我们几个耳光,以至于让我们兄弟姊妹自小不会惹事,更不敢惹事,就是在外受到了欺负,回家也不敢回家告诉他,生怕他给我们一顿胖揍。父亲的严厉,换来的是乡邻的尊重,他们时常说:看看人家老郭家的孩子,个个都有教养!这让我对父亲的严厉,至今还心存感激。

  永念难消释,孤怀痛自嗟。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而父亲早已逝去的身影,却让我越发凄然泪下。记得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去学校报到的那天,天正下着大雨,而我家与公路之间,还有十多里的土路。黄泛区的乡村的土路,可谓“晴天一身土,下雨一身泥”。为了让我赶上火车,我哥背着行李,父亲扛着自行车,我们爷儿仨个天不亮就冒雨前行。泥泞的道路,让我寸步难行,不由得抱怨起了天,而父亲一步一滑地扛着自行车,笑呵呵地说:这天下的可及时咧!我说及时什么。言下之意是路难行。父亲说:这雨叫浇根雨……多少年之前,我才明白,父亲为什么叫那场雨是浇根雨,原来他是要我记住这份乡愁!

  父亲的突然去世,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每次祭奠他时,我都在想,如果真的有天堂,我相信,父亲一定在天堂的某个角落,正用他笑盈盈的目光,微笑的看着我!

  作者:郭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