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父爱匆匆

父爱匆匆

作者: 来源: 爱写作网iixz.com 发布时间: 2015-03-26 阅读: 5
父爱匆匆
周六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他问:“你下午在家吗?”我说:“在,你有事吗?”他说:“没什么,就是刚捉了几条鱼,你妈让我给你们送过去。”我说:“今天风大,天这么冷,就那么几条鱼,还不够麻烦的,你就别过来了。”他说:“没事,我一会儿就到,很快的。”

  果然没过半个小时,就听到楼下有摩托车的声音。我对儿子说:“快开门,爷爷给我们送鱼来了。”儿子翘着脚尖把门刚一打开,就见父亲上身穿着黄色军大衣,头上戴着头盔,腿上绑着护膝,全副武装的已经站在我家门口了。我连忙说:“爸,你快进来吧,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父亲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似的。只见他从从身后拖出一条编织袋,自顾自地说:“今天上午我刚捉的,你妈说让我给你们送来,我给你们洗好了,也省得再费事。”我连忙说:“好,好,那你快进屋吧。”想不到父亲说:“我就不进了,你妈还在家等着我呢。”我说:“走这么远的路,你总得进屋里喝口水吧。”父亲还是固执的说:“不进了,你们快回屋吧,外面风大。”说着,他已经发动了摩托车。我见实在不能留住父亲,就对儿子说:“快给爷爷说再见。”儿子怯怯的站在我身后,没有作声。我知道,他们祖孙俩差不多又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显得又有些生分了。就是偶尔的相聚,也是短暂的可怜。父亲听见我这样说,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嘴里好像支吾了两声。但最终儿子还是没有说话。父亲似乎有些遗憾,他说:“快回去吧,我走了。”在一阵突突的摩托车响声中,在瑟瑟的寒风中,父亲就这样匆匆的远去了。

  记忆中,父亲留给我的匆匆的背影不止这一次。

  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我在镇上读书。为了省钱,中午我都步行四五里的山路回家吃饭。但是,有一次放学之后,天上还在下着瓢泼大雨。我犯了难,看着早有准备的同学纷纷从桌洞里拿出了早上准好的午餐,我一面懊悔自己没有先见之明,一面也在努力维护着自己可怜的自尊,不愿意让同学看到自己忍饥挨饿的样子。于是,一狠心就跑进了雨幕中。刚刚跑出校门口没多远,我就后悔了。因为当时的雨下的实在太大,眼睛被雨点打的完全睁不开,脚下的路泥泞湿滑,已经让我摔了好几跤。当时的我,更加进退两难。折返回去依然挨饿,并且还会让同学看到我的狼狈模样;继续前行,这糟糕的天气和山路又实在让我痛苦不堪。

  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好像很熟悉,也正在一步一滑的向前移动着。慢慢地等到我们互相靠近了之后,我才发现是我的父亲。这时,他也看见了我,好像有些埋怨的说:“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还跑回来?你妈让我给你送的饭,快拿着回去吧。”此时的我,已经激动得不能说出一句话,一个劲的点着头。只见他这时又从腋下取出一团东西,边递给我边说:“怪不得你妈说你没有拿雨衣,给你,快穿上吧。”我接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把我们家唯一的雨衣一直藏在怀里的,而他只是用一块塑料布裹了一下,自己的大半个身子也已经全都湿透了。我说:“不用,你穿着吧,我很快就能跑回教室的。”这时,他好像有点生气地说:“快穿上,别逞能了。”我只好接了过来。他说:“我走了,你快回去吧。”说着,他就转过了身。我站在校门口的屋檐下,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又渐渐模糊在滂沱大雨中。

  刚刚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我到济南去读书。由于我是第一次远离家门,父亲本打算是要陪我一起去的。有一个乡邻正好也是去济南读书,他的年龄比我大一点,有一些社会阅历,于是他就在我父亲面前拍着胸口说:“你请放心,我保准把他安顿好。”或许父亲真的也想让我自己锻炼一下独立生活的能力,在他把我们送到临沂火车站,又反复叮嘱一番之后就回去了。

  大学入校之后的一个月,我慢慢地开始适应了新的生活。坐在自修室里,偶尔抬头看着窗外片片飘落的黄叶,心想此时的父亲或许正在和母亲一起奔波在秋收秋种的田间地头吧。突然,有人告诉我,外面有人找。我满腹狐疑的跑出自修室,竟然发现是父亲站在了我面前。我记得当时高兴得差点就要拥抱他了。只见他穿着自己平时很少穿的那件羊皮小袄,头戴一顶黑色鸭舌帽,手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提包,笑呵呵的站在那里。我连忙从他手里接过提包说:“爸,你怎么来了?”他笑着说:“还不是因为你妈,每天在家里老是念叨你。这不,地里的活刚忙完,她就非得让我来看看你,看你瘦了吗,吃的好不好。”我也笑着说,这回你看见了吧,可以回去跟妈妈交待了吧?”父亲笑着说:“是啊,是啊。”我们回到宿舍,他掏出一大包花生说:“这是咱们自己地里种的,分给你们同学尝一尝。”随后我带他在学校转了一圈,很明显他的脸上满是喜悦和兴奋。我们又去餐厅吃了饭。饭后,他就跟我说:“我来看了也就放心了,今天晚上我就坐火车回去。”我很吃惊:“这么远的路,你就为了看我一眼?怎么就不能再呆两天,把济南好好转一转?”父亲告诉我:“在这里多呆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你不知道我们挣钱不容易吗?再说,地里还有没忙完的活,心里放不下。”我听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送他去车站的时候,他又反复叮嘱我想吃啥就吃啥,学习也不能亏了身体。我点头答应着。他又让我放心家里,别老想家,真想了就给家里写封信。我也点头答应着,刚刚重聚的喜悦又被离别的伤感笼罩了。进了车站,看着他匆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的眼泪不知何时已滑落下来。

  “爸爸,爷爷走了吗?”儿子的一声呼唤忽然惊醒了沉思的我。“哦,是的。我们下周就回家看爷爷,好不好?”“好!”儿子清脆的童音弥散在寒风中,匆匆行走的父亲一定听得到,我想。

  作者 / 铁马战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