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那一抹晚霞

作者:染指流年 来源: 网友推荐 发布时间: 2015-05-27 阅读: 5
天边,那一抹晚霞
很喜欢故乡浚水边,那一抹晚霞。

  那夕阳铺满浚水的时候,河面便跳动着金色的涟漪。芦苇在夕阳下舒展着嫩嫩的手臂;水禽们在水面嬉戏着,或三五成群,或成双成对。一会展翅飞入芦苇深处,一会沉入水下,在很远的地方浮出水面。“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是苏东坡的水韵;“烈日熔金,暮云合璧”,是李易安的晚霞。

  河面跳动着金色水纹的时候,广场上音乐响起来了。河边一处广场,每当这个时候,一群大叔大妈,身着中式练功服,伴随着欢快的音乐,成队成列,整齐地扭动腰肢,舒展手臂。他们也构成了这浚水边的风景。

  习惯于在这个时节,伴着老人们的跳舞的音乐跑步,那音乐很有节奏感,伴随着这节拍跑步,步子很轻松,也很欢快。

  就在这广场的边上,是一排大理石砌成的座椅,很光滑。在河边锻炼的人都非常喜欢这休息的场所。就在我天天经过的地方,我无意发现我老家的一位爷爷,在我们老家人称“荣爷”,坐在排椅上,很满足看着这群舞动的队伍。我也有点纳闷:这老爷子来这做什么?

  “荣爷”95岁了,在我们村男性公民中算是最高寿者。身体硬朗,说话声音响亮,走起路来,步幅轻快。人都说,这老爷子,越活越年轻了。年轻时,“荣爷”就参加了我们这一带的地方抗日工作,当过区武工队队长。建立地方党组织,发动青年参军,筹集军粮。在他的带动下,我们村有一大批青年参加了队伍。

  打淮海的时候,“荣爷”随大军南下,一直打到闽浙。解放后,就留在浙江工作。而老家的荣奶奶自己一个人抚养孩子、侍奉公婆。那个时候的南下干部,家中大都有妻室。到后来,“荣爷”又有了新家。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政策使然,还是个人情感使然,不少南下干部都与老家的原配离婚,在南方另娶。家中的妻儿依然还得在老家老宅过活。“荣爷”也是这样。

  我的母亲不止一次提到“荣爷”回家的情景。冬天,西风凛冽,雪花飞舞,整个村庄都在雪夜的睡梦中。睡梦中荣奶奶一直好像听得得有人砸门,好半天了,还是有砸门声。最后,起来一看,在灰暗的灯影看到的是头发眉毛都挂了雪的男人,怀里抱着孩子,孩子冻得阵阵抽搐和低低的呻吟。荣奶奶几乎没来得及看来人,目光就盯在孩子身上了。“哎呀,这孩子冻得!”顺手把棉袄给孩子盖上。正想问来人,来人扑通跪倒,“孩他娘,你受苦了!”荣奶奶呆了,“俺的老天爷,你……”荣奶奶说不话来。

  后来才知道,“荣爷”在南方“犯了错”,媳妇被逼改嫁。只好带着孩子,逃回了老家。我们那贫瘠的家乡,我们那淳朴的乡亲,特别是善良的荣奶奶最终以那博大的胸怀,接纳了这位日思夜想而又不想见到的人。荣爷就在老家做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跟家里的荣奶奶就又生活在一起了。

  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着,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人们这才知道。荣爷在南方平反了,平反后的“荣爷”可以再回到他曾经工作的城市。可是,“荣爷”没有回去,他也不能回了,他再也不能丢下这个家不管了。

  又过了30多年,荣奶奶安详地去世了,“荣爷”陪她走完了人生最后的30年。“荣爷”一个人,在老家的那百年老宅静静地生活,陪伴他的是家里的小狗和小猫。儿女们有时帮着洗衣做饭。南方带来的孩子也已在城里上班、安家。

  看着这老爷子,我就收拾起关于“荣爷”的记忆的碎片。跑步有点累了,我就过去跟“荣爷”啦啦闲呱。从我的爷爷,到我的父亲,老爷子跟我啦了好一会。我就问:“爷爷,您天天过来,来这做什么?咱们家离这还有几里路呢?”没想到,我这话,弄得老爷子局促不安,很不自然。我就又追问一句:“爷爷,你怎么啦?”“等你奶奶!”我还真吓了一跳,“啊!奶奶!”我知道我那荣奶奶早去世好几年了。我还真害怕这老爷子,犯了什么精神的毛病。“爷爷,你真没事吧?”“你这孩子,我真的等你奶奶。你看,那边,那个穿红衣服跳舞的。”顺着“荣爷”指的方向,我的确看到一位老太太。看那气质,脸虽有些折子,皮肤很白,气色很好,身段也不错,跳起舞来有板有眼,节奏很合点,动作很协调。一看就知道年轻时肯定有舞蹈的底子。就不像是我们当地人。“这是您新找的?”我小声诡秘笑着。“哪里?”“荣爷”有点激动,“是你忠叔的妈。”我这才明白过来,忠叔就是“荣爷”从南方带来的孩子。

  人生就是这样令人捉摸不定。我的“荣爷”耄耋之年,日子本来可以这样在平平淡淡、安安静静中过着。可谁也没想到,南方的荣奶奶来了,打破了他宁静的生活,让他沉寂那么多年的心有复活了。毕竟,是昔日的夫妻,毕竟有段一段美好的生活。这位奶奶,老伴去世后。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荣爷”的下落。让她高兴的是老爷子还活着,并且还活得挺好,儿子也成家立业有孩子了。她是牵挂儿子,还是牵挂“荣爷”,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南方来,到了城里的儿子家住下了。老太太身体很好,说话声音柔软,跟我们当地的老头老太语言没法交流,有时“荣爷”就过去当“翻译”。

  没想到,“荣爷”隔了50年的耄耋之年的黄昏恋,还是遭到了老家子女的反对。南方的荣奶奶终于没能去“荣爷”的百年老宅。是特定的历史造就了“荣爷”特定的生活,当年他作为南下干部,随部队征战,九死一生建立赫赫战功。胜利了,在大城市工作了,日子太平了。谁想到,一场“文革”又让他妻离子散。他一辈子经历太多的磨难,他承受了那个时代的悲剧。人生暮年,50年前的夫妻能再度相逢,却只能在到城里的儿子家,见见面啦啦呱,重温那刻在心底的记忆。真的盼望,这对历经人生磨难的老人,能有一个安宁的小院让他们厮守;能有一段属于他们自己的夕阳,让他们一起回味曾经的时光。

  一支曲子跳完了,大家都休息了。荣奶奶汗涔涔的,很高兴很快活的跟“荣爷”沿河边的小路走着。夕阳映红了荣奶奶白发和那兴奋的脸庞,她牵着“荣爷”一边走,一边指着河里游动的鱼儿说笑着。

  天边是一抹美丽的晚霞,夕阳拉长了他们的影子。看到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李商隐的诗句:“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晴”。

  作者:蒙山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