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生,愿为莲荷

作者: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发布时间: 2015-05-26 阅读:
若有来生,愿为莲荷
这一世,我想,我与花花草草是有着不解之缘的,或许,前世的我本就是静绽路旁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花,抑或默矗山巅的一株不知名的小草。这一生,我愿做花痴一枚,愿意痴花终生,只要你不离,我便不弃;只要青山依旧,我便衷心不改。

  曾几何时,喜欢静静地凝眸一朵花开,喜欢默默地倾注一株草长,总觉得,花有花的心事,草有草的故事,纵算不言不语,纵使无声无息,但只要打开心扉去品读它们,去欣赏它们,你便会参悟那句佛语: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喜欢毅然遗世冰雪中的傲梅,喜欢悄然怒放空谷的幽兰,喜欢默然绽放山野的野菊,也喜极洁身自好的莲荷。犹记得,上学时代,读周敦颐的《爱莲说》,从那时开始,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的洁雅品性,便深深扎根于心底,总恍惚感觉在我那年少的心田开出了朵朵粉红的莲、洁白的荷,那“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景象,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然清新的品格,那不蔓不枝、中通外直、亭亭静植、香远益清的姿态,就那样萌芽在我青葱纯然的心间,我的幽幽莲梦就此般在心底深处编织酝酿开来。

  这个浅夏,这个五月,几场倾城的滂沱大雨,将这个最南方的大都市,洗荡得干干净净,濯涤得彻彻底底,也将我蒙尘的心房打扫清理得如水清澈。趁烟雨濛濛,趁夏风送爽,我猛然挂念起我每年必去探望观赏的那一池池莲荷。这一次,不想带孩子,不想被干扰,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去欣赏,去影摄风雨中的它们。

  沐着淅沥的雨,拂着凉爽的风,我就这样与满池满池、大片大片的荷莲,重逢在风雨中。我的心中有一份情,那就是对她生生不息的钟爱,淋着雨,饿着肚,扛着相机,行行摄摄几个钟,只为一睹她在风雨中别样的风姿!往年的夏季,总于阳光灿烂的气候里与她倾眸寄情,今日,才发现雨中的她越加雅致俏丽,愈发妩媚轻灵,更加圣洁清逸……

  一池又一池的荷塘上面,满目的是圆圆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擎着华盖,威风凛凛,叶子中间,稀稀疏疏地点缀着些白的花、黄的蕊,也有红的花,最是惹人眼,有娉婷地开着的,有裹着苞打着花骨朵儿的。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入了肺,沁了心。雨打过,花花朵朵娇嫩欲滴,似掐得出水来,叶叶片片碧翠圆润,像刚出浴的美人儿。叶子底下是深深浅浅的池水,见不着流动,但在雨水的淋浴下,泛起涟漪层层,荡起水花圈圈。我为自己能雨中来到这里,万分庆幸,虽然淋着雨,却也觉得是一种极致的享受与惬意。

  “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而我,身着古意悠悠连衣长裙,穿行在那一池池碧水之畔,徜徉在那一条条木制长廊上,醉美在雨中夏荷的娉婷媚影里,宛然自己就在画中,画中的我不为摇橹采莲,不为泼墨画荷,只为对莲的深深喜爱之情,只为静品荷花仙子的婀娜多姿。

  “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据说,今年的池中,惊现罕见的并蒂莲,而我左寻右觅,也未找到那朵荷中珍品。我知道,见与不见,它都在那里,找与不找,它亦在那里,而真正的并蒂莲在我心里。

  “翠盖佳人临水立,檀粉不匀香汗湿。一阵风来碧浪翻,真珠零落难收拾。”听,雨来,那些簌簌洒落在青荷叶上的雨滴,汇集成滚滚欲滴的雨团,待叶片不能承受其重,华丽一躬身,嘎然一哗啦,倾盆而下,倒泻在碧波池水中,惊起一圈又一圈深深的漪涟,惊得正嬉戏欢愉的鱼儿赶紧逃逸,也惊得我速速停下手中的相机,静静倾听莲的呓语,默默感受荷的呢喃。

  我正醉心蹲于一隅,凝神拍那些铺浮在水面的莲叶,忽尔,一阵风来,裹挟着雨,掠过粉红的花枝,一片,又一片,离柄的红润花瓣,生生飘落在我正凝视的叶片上,多么恰到好处的心有灵犀啊,多么美妙绝伦的天籁之音啊,多么令人陶醉的凋落之瞬!我以惊人的速度按下快门定格下这刹那之绝美!

  一念放下,心似莲开。青莲,是世间最富有佛性和禅意的植物,荷花,亦是红尘深处最清简灵透的花中君子。那些佛前的朵朵青莲,以慈悲清醒自持,每天的每天,无论是梵音袅袅的白昼,还是月色朦胧的夜间,聆听暮鼓晨钟,漫读经卷诗文,熏染佛陀的灵性,花开花谢,日升日落,春去夏来,轮回往复,听惯菩提往事,沾染莲台佛光,早已成为了芸芸丛生心目中最具雅性的洁物。

  若有来生,真的愿意“做一株水中青莲,安于佛前一隅。每天听着檐角细微的、不可辩认的风声,看恍惚稀疏的月影。无论槛外光阴流淌得多缓慢,又或是走得有多快,莲依然故我。那些从红尘走来的人,卸下世俗所有装扮,回归本真,和一株莲开始了漫长又清澈的灵魂对话。”弱水三千中悠然生长的莲,一半入尘,一半出尘,生生世世,轮轮回回,冰清玉洁,恬静灵逸,遗世独立,演绎只属于自己的特有的菩提光阴,泅渡自己,亦泅渡他人。

  始终觉得,世间最美的爱情应是,你为佛塔梵音,我为佛前青莲,不为朝朝暮暮的澎湃激情,只为天长地久的相惜相伴,浓淡相宜;不为山盟海誓的虚无缥缈,只为地老天荒的相通相依,远近相安。我是你五百年前遗落的莲子,每一年为你花开一次,每一年为你凋零一回,多少人赞美过莲的矜持,多少人猜测过莲的心事,所有的前尘旧梦,一切的流年往事,经岁月的沉淀,历光阴的打磨,通通风干,幻化成平仄有韵的唐诗和婉约悠扬的宋词,演变为经年里我们于红尘陌上最美的重逢。你轻轻而来,我轻轻而往,一段如莲的情缘就此拉开序幕。我爱你的坦然淡定,你爱我的温软如水,我们约定,只要时光未老,我们不散;只要光阴还在,爱就永恒。

  若有来世,我愿为莲,伫立于一湖碧水波心里,伸展温婉柔媚的身姿,以千年不变的情怀安守一颗素心,静放芳华,即便凋落,亦留得残荷听雨声。

  若有来生,我愿为荷,静立于半亩方塘之中,宁静为篱,淡泊为简,心如明镜,无尘无埃,不事喧哗,不理繁华,云淡风清是我的信仰,圣洁坦荡是我的性情,以明澈袅娜的姿态,散发氤氲清淡的香气,等待那位能听懂高山流水的归人涉水而来,为我吹响缠绵悱恻的笛声,为我演奏一曲云水禅心,此等奇遇,夫复何求?

  文:桃园野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