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偷被人追赶,他跑进一个小巷,跳进一座老宅。老宅很大,很静,也很荒凉。正当他想该藏在什么地方时,一个柔弱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是谁呀,你找谁? 小偷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少女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问呢。 砰院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小偷的...

  • 我要说的故事发生在北方一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县城里。 张墨飞刚跟他的女友分手,张墨飞家境不错,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早年他的父亲开办煤矿,挣了不少钱,在这个小县城里算是有钱人家了,在县城繁华的地方买了一套房子,亲戚们都是乡下人,生活水平自是...

  • 公司里最近招聘了几位新人,有一位姓徐的新人很怪,每天都带着饭盒来上班。要说我们这种大公司内设有茶水间、食堂。临近还有几间像样的小饭馆,基本没有人带饭在公司里吃,都是三五成群地一起找个地方边聊边把午饭解决了。 他成了公司里的另类,混熟后我们常...

  • 周末与老公在家,他专心一志地玩着网络游戏,我则闷闷地坐在一边发呆。忽听老公叫道:老婆给我倒杯水。 我没动,不是没听见,是不想动。 老公回过头来,非常不耐烦地说:喂!和你说话哪!快去给我倒杯水来,喝死我了。说完急忙又扭过脸去。 我依旧没动,懒洋...

  • 一 严冬的早晨,彤云给太阳罩起了浓重的面纱,直到中午时分,也没有露出笑脸来。吃过午饭,阴沉沉的天空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儿。室内的暖气并没有随着气温的变化而提升,所以,我似乎感到有点冷。幸好今天是周日不必去上班,而老公却在早晨开车去东矿分公...

  • 星期天,小兰的哥哥嫂子要加班,就把侄儿多多托付给小兰照看。这可让小兰发了愁。多多今年6岁,有极大的好奇心和破坏力,是个传说中的熊孩子。小兰想拒绝,可又顾及面子,再加上哥哥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下来。 多多一来到小兰家,好比孙猴子进了蟠桃会。满屋...

  • 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男孩长身体的时候,勤劳的母亲常用周日休息时间去县郊农村河沟里捞些鱼来给孩子们补钙。鱼很好吃,鱼汤也很鲜。孩子们吃鱼...

  • 退休赋闲的日子,常会回忆流光的岁月,梳理往日的情怀。三十多年前,我曾与藏胞小强巴结为忘年之交,那段缘分源于蜂蜜麻糖的甜线牵成。后来,由于我对他的许诺没能兑现,至今依然心存歉疚。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在四川某军工企业开车,历经十年,我跑遍了那里...

  • 母亲的一生都与炊烟难分难解。一年四季,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厨房升起炊烟,不一会,宁静的小院里,就会有一股五谷的清香弥撒开来;每天晚上的最后一件事,总是揽柴烧坑,不一会,冰凉的被窝,就会热乎乎、暖烘烘的了。一天天,一年年,炊烟缭绕成...

  • 黑夜爱上了白天,就注定了孤独;太阳爱上了月亮,就注定了孤独;香烟爱上火柴,就注定了孤独;老鼠爱上猫咪,就注定了孤独;狼爱上羊,就注定孤独;我爱上你,就注定了孤独墨色的黑夜,我把思念寄托给窗外鹅毛般飘飞的大雪,瓣瓣如花般轻盈的花朵,记载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