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轻歌吟唱,流年逝去不还。故事里,有明媚,也忧伤;疼痛中,再苦忆,独悲伤,既然已走到尽头,学会转弯,寻找另一片幸福的天空,不想再画地为牢,寄托在着一个回忆的世界里,让疼痛缠绵着故事,写满,回不去的的往昔。或许;下一段风景停靠的里,有明媚,也忧伤;疼痛中,再苦忆,独悲伤,既然已走到尽头...

  • 无论是一种什么样的相遇,它都是一种;无论是一种什么样的离别,它都会是一种伤痛的延续;无论你离我有多远,我们的心都会很近。这次你伤得我太深,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爱?要你知道,就不会说变就变了!珍惜你爱的人,更要珍惜爱你的人!茫茫人海,无论是一种什么样的相遇,它都是一种;无论是一种什么...

  • 幼儿园的时候,我想有件漂亮的新衣服,后来直到我要去很远的县城读高中才有了一件新衣服,而这些是老父亲卖掉积攒了好几年的麦子,为我交了学费和生活费后,很奢侈的给我添的新衣服,那时候我哭的一塌糊涂小学的时候,很想坐火车,每次放周末都要去不远的火车幼儿园的时候,我想有件漂亮的新衣服,后来直到我...

  • 带着那一丝的落寞,安琪儿也相信自己也会有唱歌不走调的一天。但究竟是哪一天呢?安琪儿也不知道。但是,总会有人相信的,就像眼前的怡然那样。放学回家后,安琪儿找到一本崭新的日记本,是晴天娃娃封面的。那一天,安琪儿在日记本中写到:今天,是一个崭新带着那一丝的落寞,安琪儿也相信自己也会有唱歌不走...

  • 今天小曼不是很忙,她拿起电话给陆琦打电话。可拿起电话,又怕陆琦会生气,昨天陆琦生日她没能去,心里总是有几分歉意。磨蹭了半天,还是打过去。喂,谁啊?赖猪,都几点了,你还睡!几点啦?十点过啦,昨晚喝了不少酒吧?你还好意思问,你知道我昨晚打了多少今天小曼不是很忙,她拿起电话给陆琦打电话。可拿...

  • 今天是陆绮的生日,她请了许多朋友,也有些同学,吃完晚饭一群人到KTV唱歌。她们点了包房,点了些吃的,五箱啤酒。陆琦打开啤酒往每一个啤酒杯里倒上酒,吼着:各位朋友,谢谢你们今天来陪我过生日。我很高兴。有什么招呼不周的还请见谅。来,喝了这杯酒大家今天是陆绮的生日,她请了许多朋友,也有些同学...

  • 人生中有许多的无奈和遗憾,遗弃我女儿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今天在朋友圈上看到了她的发表,更触动了我的心,但我也很感到欣慰,她已经长大了。在她现在父母的影响和教育下,她是个善良正直而又懂得的好孩孑,我很感激她的爸爸妈妈,不但给予我女儿第人生中有许多的无奈和遗憾,遗弃我女儿就是我人生中最...

  • 看着8岁小孙女遍布的伤痕,年近70的易华珍心酸不已。自去年5月份以来,小孙女长期遭到,而者,是将自己赶出的儿媳。8月6日,听闻孙女再次被打,易华珍和附近居民一起,到报了案。老人报警:儿媳长期打孩子8月6日下午,南充市营山县西看着8岁小孙女遍布的伤痕,年近70的易华珍心酸不已。自去年5月...

  • 你若愿意,我愿宠你一世。二小姐,二小姐!姚家少爷在大厅等您呢!小芸大声大喊地在夏熏的闺房外敲打房门。里头的女孩,正淡定的化着柳眉。她,是夏家二小姐,夏熏。父亲是当今皇上的结拜兄弟,夏亲王,夏雄峻。夏家人丁少薄,仅仅夏亲王和夏家两姐妹三人,母你若愿意,我愿宠你一世。 “二小姐,二小姐!姚...

  • 要上课啦!下课再聊吧。怡然看了看手表,说道。安琪儿点点头,说:好吧!下课再聊!这节课,安琪儿上得很高兴。因为,她相信只要有怡然在,以后的生活就会过得很充实、很快乐。下课后,怡然立刻凑到了安琪儿的桌边,兴致勃勃地道:安琪儿,你喜欢美术吗?我"要上课啦!下课再聊吧。"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