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错过了花满枝桠,错过了一瓶秋水,错过了光阴绕烟火,却始终不愿错过你。 些许,这就是爱的宿命吧,温柔谦卑,不相亏欠。 不经意的相遇,又错过了多少年华盛开,妖艳娉婷,又惊醒了谁的一帘幽梦?是你,曾路过我的城,还是我,曾落入你的字。 无论你在何方,...

  • 一声枪响,让刚刚下课的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校园顿时陷入恐慌之中。詹姆斯弗兰克(James Franck)教授惊魂未定,发现身旁的学生倒在了血泊中。 53岁的教授转瞬间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即躲进了附近的教室里。事后的调查印证了他的判断:对方暗杀的对象并非学生...

  • 巴金先生曾在晚年病重时提出要求,希望能让自己保持最后的尊严,不要在身上插那么多管子,浪费那么多贵重药品,让自己在平静安详中离开这个世界。当然,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尊严,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最后的尊严则尤为重要。 中国旧时,如果...

  •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 天空中涌动着湿润而温暖的气息,冰冻的大地也缓缓醒来,经过一场春雨的洗礼,整个大地变得鲜艳生动起来。花木扶苏、姹紫嫣红,地上的小草正在发芽,树上的枝蔓开始吐绿。望着窗外随风飘曳的丝丝垂柳,我也心旌摇荡起来清明是我国二十四...

  • 当这个世间再无微雨和落花的时候;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红尘再也不是红尘的时候;我会试着将我所有的心事变成标本,夹在你必随手翻阅的那本书里;总有一天,你会不经意的发现它---在晨光微熙,红日薄升的晴日;可能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几片泛黄的茉莉花叶...

  • 站在营房门口,举目便是两排高耸挺拔的白杨林。在凛冽的寒风中,它们不折不屈、蔚然挺立,并列延伸。犹如我总参驻疆某部官兵与当地人民誓死捍卫边疆稳定、民族团结的光辉形象。 阿不来提的热泪 喀什的冬天。生冷。 站在部队营房门口,举目便是两排高耸挺拔的...

  • 在冬天,自己的这套住房,最让我满足的地方就是那个飘窗了,它为我退休后的生活增添了许多光明和温暖。 在晴朗的日子里,当阳光终于摆脱了高楼大厦的层层遮挡如约而至时,我总是抱一床被子铺在底下,拿两个枕头垫在背上,懒懒地半躺半靠在飘窗上,手里拿一两...

  • 浮生若梦,光阴百代之过客也,来去匆匆,终也是一瞬。习惯了浓妆淡抹的流水光阴,悄无声息的划过寂寞的长空,内心里是一望无际的波澜不惊。往事如烟,在一缕缕清风中消散了,走远了。倘若心有不甘,非得细细咀嚼回味,怕也只得是食不甘味,最后弄得满心疲惫...

  • 昨夜,春雨如丝,淅沥一场,润物,细无声。天地万物,饮甘霖,吸精华,厚积薄发,欣然蓬勃,千红万紫,百媚千娇,新绿点点,青翠欲滴。春光美,春色新,处处可寻,处处可觅。 今朝,精新如饴,习习春风,拂脸,沁心。风雨过后,花香,草香,木香,泥土香,那...

  • 当日历又撕下一页,没有任何解释,我知道岁月带走的不只是快乐,还应该有忧伤。 总是不肯舍弃那一片昨日的天空,以为风和日丽的时候心情随风而来,随风而去,阳光洒在心的角落,温暖而平和,可是却总会带着那么一颗不平静的心迎接着日升日落,我知道时光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