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初中语文经典美文阅读训练:我等过你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 2018-01-24 阅读: 5

  (1)这几年,我的与詹姆斯?拉斯特乐队的曲子很贴切。这成了生活中可以称为幸福的事情之一。我听了他的几十张唱片,聆听时怀着憧憬与犹疑,听过已在心里装下充实,像从森林里归来的孩子兜里揣满松果一样。

  (2)人与音乐的契合,委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难事。作曲家与演奏家从来都是者,按他们自己的方式诠释生活与。听者只能用声音唯一的传导符号来体味它背后的无限丰富。当然,伟大的音乐家让自己的作品引起大多数人共鸣的音乐家也由此诞生。风烛残年的贝多芬,耳朵全聋了,仍执意指挥《第九交响曲》。这是令乐人们为难的事,又得配合。贝多芬眼盯着乐谱,手臂僵舞,他的耳朵里静悄悄的。乐人们小心地瞟他的手势,他们明知贝氏听不见,但生怕拉错一个音符。乐曲结束了,全场掌声潮起。穿着燕尾服的维也纳人起立鼓掌,眼里漾着热泪。他们尤为结尾《欢乐颂》这一为人类的乐思所感染。贝多芬却依旧木然。女高音卡洛琳?婉格只好以不大礼貌的方式,抓住他的衣袖,指一指观众席。风湿蹒跚的老贝慢慢转过身来,认真地睽视着观众少顷,尔后鞠躬致谢。

  (3)还是回到詹姆斯?拉斯特。说到贝多芬,我会总有一种冲动,像说到苏格拉底这样的一样。我只想说,他们作品的伟大,像辘辘把的绳子一圈挨一圈致密绕在人格的圆木上。詹姆斯?拉斯特没有贝多芬那么伟大,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这样说。他只是一个乐队的组织者和指挥家。他所做的是把所有好的音乐作品加以改编,从古典乐曲片段到流行电影插曲。在编配与气质上,使之具有独一无二的詹姆斯?拉斯特的风格。

  (4)他是通俗乐队,但本质上却很古典,典雅悠然,富于沉思。在詹姆斯?拉斯特那里,无论是对往昔的回顾,对的前瞻,都与我的契合那是一种漫不经心的中庸之美,没有令人眼湿的。譬如说描写爱情,其感人处如脚下激起的细碎浪花,瞬间变幻而消隐,耳畔更多的是潮音与涛声,却没有兜头的狂澜。

  (5)在照片上,詹姆斯?拉斯特,这位不来梅的老头,灰白的金发很长,唇髭整齐,下颏的胡须剪得很好看,古铜色的脸膛上永远带着明朗的笑。这个我心中默默信赖的人,他使我这个没有受过很好音乐教育的人,渐渐理解了许多古典乐曲,得以同大师进行儿童与巨人式的沟通。我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