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忆往昔

作者: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发布时间: 2015-05-24 阅读: 5
今夕,忆往昔
在暮色合围的晚风里,与你对坐。趁月色还未升起,趁你还没遗忘,煮上一壶烟火,聊聊还没有老去的故事。

  ——题记

  今晚,风是清的,月是明的,你我是夜色的主人,与时光对视,与岁月轻语,把往昔开成一朵花的灿烂,影像在彼此的记忆中。

  金秋的阳光很暖,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走进了那一段难忘的青涩岁月。

  那个时候,本来可以去县城读高中的,可是一时的疏忽,分数考的很低,只能去一所普通的高中就读。就这样,带着郁闷的心情走进了这所学校的大门。

  那天,毛毛雨下的心里有点冷,刚进校门,后面传来一个女生的喊声:“前面那个同学,帮我提一下行李好吗?”

  扭头一看,一个短发的女生左手提着一个大包,身后背着一个包,右手还有一个小包,急匆匆地跑着,好像刚下车。极不情愿地转了回去,拎起一个最大的包,和她并肩走着。

  “哎,同学你是刚来报道的吗?”“哦,是的。”

  “那你是哪个乡的呀?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明,淮河乡的。”

  “那你怎么到这个学校来了呀?分数考的不好吗?”......

  五百米的路上,她问了好多问题,搞的我都很恼火,不回答也不好,回答吧,好像要查我的户口似的,人老八辈的事都要问问。这是什么样的人呀?

  终于走到了女生寝室门口,我放下了行李,告诉她我不进去了。她居然不愿意,非要我送到她的住室。好吧,送吧。唉,这样的女生呀,我一肚子的不愿意,谁理解我的苦衷呀!

  第二天,学校的公告栏里,张贴了每个班级的人员名字。我们一个乡的几个同学又分到了一起,真好!我注意到了有一个同学的名字:张玲玲,不会是她吧?

  一大早的,我们几个就找到了班级,并且抢好了座位,在班里大声地说着话,显示我们的实力:不要惹我,哥们有人!

  八点,老师领着一个同学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呀,真的是她!

  “同学们,给大家介绍一下,张玲玲是从县城转学到我们这里的,希望大家互相帮助,好好学习!”第一节课,老师给我们排好了座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师居然把她和我安排在一个桌子上,也就是说,我们同桌了!

  十六岁的花季,多美的季节!天是蓝蓝的,风是飘逸的,心是轻盈的,花,是娇艳的!

  一个是从农村走来的山娃子,一个是小县城飞来的俏仙子,居然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能不发生矛盾吗?可怜的是,之前真没看见过女生穿高跟鞋,而张玲玲居然每天穿高跟鞋上课,高兴的时候,还把鞋子脱掉,盘腿坐到凳子上读书。而且,她白皙的皮肤,瓜子脸,一双圆圆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老是盯着我的一双布鞋,似笑非笑的样子,让我害羞极了。这是什么样的女生呀!

  每天的早读,我总是等玲声响过之后才坐到位子上,免得她又要问东问西。张玲玲却来的很早,把桌子擦的干干净净,已经在默默晨读了。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不浓烈,却不失优雅,在农村女生身上是没有的味道。每天从她身边挤过,总能淡淡地留在心里,挥之不去。她是一个勤奋学习的女生,不知是什么原因,县城那么好的学校不去读书,偏偏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每个星期还有回县城。一直想问她,却没有勇气问出口。

  就这样,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身上的香味,也习惯了她多问的方式,也不再怕她盯着我的布鞋,甚至有时我也学她把鞋子脱掉蹲在凳子上读书,她也从不会说农村的不好。有时,会出神地看着她,好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影子总是淡淡地浮现在我的脑中!

  全年级新生第一次摸底考试,在两个月后进行。结果,我是班级第一名,全年级第六名,而张玲玲班级第二,全年级第十名!

  有人说,错肩过后,留下的都是陌生。渐次走远,有些缘,有些情,也许一开始就注定了长短。来时,如露晶莹剔透;走时,如流星划过。挽不住的,终究是那刹年华!

  早春的一天,早读的老师没有来。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突然发现她的座位是空的,心突然有点失落的感觉,她怎么了?生病了吗?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早上,我不知是怎么过去的,两眼盯着窗外,外面的雨水何时滴落都没有发现。

  下课后,我到住室去找她,也不在。问她的室友,她们说不知道。又去问班主任,也说不清楚,没有请假。就这样,我的心悬了一天!这是怎么了,是爱吗?在那个不懂爱是何物的年龄。

  三天后,玲玲出现在座位上,不过脸色好苍白,眼睛好像也有点无奈。

  我轻轻地问她:“玲玲,你好吗?”她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我:“不好,妈妈让我回县城去读书,我舍不得走!”

  “那你当初怎么到这里来读书了呢?”很早就想知道的答案,此刻脱口而出。

  “爸爸和妈妈闹离婚,没有办法给我安静的环境读书,刚好这个学校的校长是妈妈的同学,于是妈妈就把我转到这个学校。刚好,那一天报道的时候,恰巧认识了你。当时,你多土呀,我都想笑你,可是和你同桌的这段时间里,你的质朴,善良,勤勉,上进,让我重新认识了你,也喜欢上了你。明,你知道吗?这次,爸爸妈妈离婚了,我自己决定跟着妈妈,妈妈就让我回县城去读书,可是我却不愿离开这里,怎么办啊?”玲玲的眼泪流了下来。

  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看着她清澈的眸子,写满了忧伤,还有淡淡的烦恼,我低下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扭头,看向窗外,外面浓雾弥漫,连对面的教室也看不清楚,我能说什么呢?毕竟县城的教学水平要好很多,我没有留她在这里的任何理由,亲人分离也不是我希望的,何况她的母亲刚刚离婚,更需要女儿的陪伴。我有什么借口要求她留下呢?

  “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我压抑住少年的那颗涌动的心,问道。

  “还没有决定,想问问你的想法?”玲玲脸上有些羞涩,低下了头,“我喜欢你。”

  “玲玲,我也喜欢你。可是,这里不是你留下来的地方。县城的教学水平高,考大学的几率大,再说***妈也正需要你的安慰,不是吗?”我低低地说道,心有些失落。

  “可是,在这里我也能学习好的,有你的帮助,我想可以考上的。妈妈让我尽快回城,我没有答应她,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玲玲凝视着我,擦去眼泪。

  生命在自由舒展中绽放美丽,快乐在淡然宁静里进驻心灵,那么花季少男少女的情该如何描述呢?

  雪小禅曾经说过,光阴早就把最美好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那个最美妙的东西是清淡,是安稳,是从容不迫,也是一颗最自然的心。

  此刻的我们,是纯真的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贪恋,完全是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我想这也是农村人惯有的品行。终于,在我的极力劝说下,和***妈的催促中,玲玲含着泪走了。

  那天,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本来玲玲的妈妈要找车过来接的,可是玲玲不让,说有同学送她回去。我提着玲玲来时的那个大包,玲玲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拎着一个包,我们沿着来时的那条路慢慢地走出了校门。雨水打湿了我和她的头发,打湿了我和她的衣服,也打湿了我和她那颗花季的心,凉凉的滋味。

  我们并肩走着,玲玲身上还是有着淡淡的香味,眼睛盯着脚尖,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清晰如初。还是那个刚进校门的女生,还是那样的青春,可是心却有点潮湿,在这样的雨天里......

  “送我到县城吧,去认识一下我的家,好吗,明?”快到车站了,玲玲轻声地说。

  我的心流泪了,去还是不去?“不去了,到县城后给***妈打个电话,接你。”

  “为什么?”玲玲的眼泪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是雨水,反正泪如雨下。

  我放下了行李,伸出双手,抱住了玲玲,玲玲也放下东西,环扣着我,四目相望,似乎要将对方雕刻在记忆里,不舍忘记。我低下头,吻上了她的额头:我要你幸福!快乐!

  雨水,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阳光从东方冉冉升起!

  车子不知走了多少辆,玲玲还是不愿离去。最后还是我硬把她推上车,她转身的一刹那,玲玲把一张字条塞到我的手里:记住到县城找我!捧起我的头,轻轻地吻了我的嘴唇!

  车子启动了,我和玲玲挥手告别,注视着远去的车影,回味着我的初吻,竟然有着苦涩的甜味!走了,我的同桌,我的初恋,我的玲玲!

  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去打扰她的生活,玲玲曾经来找过我,并且聊起我们的未来,我却没有勇气给她承诺什么。是呀,那个年代,不能给你所爱的人幸福,还不如放手让她自己寻找真正属于她的幸福,如此,也是一种爱,尽管有点伤感!

  今夕,月光正好,我和玲玲相约时光,拾起散落记忆,让我的心在玲玲的梦里,任思念的青藤自由疯长,借一地的月光,洒满未老的故事,写在彼此的岁月中,暖暖生香!

  今夕,忆往昔,如初;今夕,忆往昔,安然。

  今夕,忆往昔,各自甜蜜!

  作者:过客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