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的哪五篇文章最需要阅读?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12-06 阅读:

  同志的哪五篇文章最需要阅读?,同志为什么撰写这篇文章?这要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谈起。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利,中央红军放弃根据地开始长征。红军为什么会打败仗?今后怎么能够不打或少打败仗?未来何去何从?这是当时全党全军上下都在思考和关心的问题,是关系党和红军存亡的重大问题,迫切需要作出回答。同志对中国战争问题的思考,应该说从领导秋收起义和井冈山斗争时就开始了,但当时不可能思考得那么全面深入。后来,发生第三次“左”倾错误线,同志被排挤出党和红军领导核心层,这反而让他有比较充裕的时间系统考虑中国战争这个大问题。长征出发后,同志边走边思考红军失败的原因。博古、李德等人没有中国战争经验,以为学了些军事上的理论名词和抽象原理,有国际的支持,就能领导红军进行中国战争,结果用错误的军事指导思想指挥作战。这是导致红军作战失败的根本原因。

  哲学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产物,是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习和运用哲学思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具有重大意义。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同志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全党全军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对党的思想线及军事指导思想的认识问题。1935年他写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解决了党在线上的问题。第二年他写就《中国战争的战略问题》,目的是从理论上上解决对中国战争战略的认识问题。经过长征,红军战斗减员和病伤损失惨重,部队的力量很弱,中国面临严重的。正确解决对中国战争战略的认识问题,是关系党和红军存亡的头等大事。要扭转困难局面,在全党全军进一步统一思想,树立必胜信心,必须从思想上理论上包括军事理论上大家,使人们真正认识到博古、李德的军事指导思想是错误的。然而,当时党和红军的领导绝大部分是知识,且大都留学过、法国、苏联,有人觉得自己很有理论造诣,能讲出一大篇道理,要他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要这些“理论家”,就必须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论、方高度和回答一些基本问题,特别是关于中国战争的战略问题。

  军事斗争的核心问题是军事战略问题,只讲军事战术问题不了人。而战略思维问题,其实是哲学思维问题。从战略上看问题,就是从世界观和方上看问题。要楚军事战略问题,必须有足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分析能力和概括能力。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系统分析中国战争实践、总结形成一套新的理论认识,是一项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只能由同志来完成。同志写这篇文章花了相当大的精力,可以说是殚精竭虑。文章对此前10年的战争经验进行了全面总结,系统论述了有关中国战争战略方面的诸多问题,最精彩的是哲学分析、哲学论证。这篇文章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分析具体实际问题而得出科学认识和结论的经典之作,也是体现哲学思想的经典之作。

  为何把这篇讲战争的军事著作当成哲学著作?这要结合文章的内容来回答。同志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高度,总结第二次国内战争经验,“左”倾主义者在军事上的错误,了中国战争的特点和规律;结合中国战争的经验教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论述主观和客观、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战争的攻守和进退等辩证关系,提出了关于战争和战略战术方面的许多精辟见解。同时,他强调既要研究一般的战争规律,也要研究特殊的战争规律,更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战争规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懂得中国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显然,这篇文章论述的虽是军事科学,但包含丰富的哲学思想,具有认识论和方意义,是一篇由军事科学而深入到哲学领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

  同志非常注重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延安时期同志曾三次与他谈学哲学的问题。他不仅自己一生没有停止过学哲学,而且特别关心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学哲学,并多次就如何学哲学进行指导。同志说过,读《选集》,先从五篇富有哲学思想的文章看起。因为这五篇文章主要是分析中国战争中的问题和教训,在理论分析上更加鞭辟入里。他认为,学习哲学思想是理论基本功,是一个打理论基础的问题。他说的同志的五篇文章,是指《中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论持久战》《战争和战略问题》,均写于新主义时期。它们充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充分说明同志是一位马克思主义唯物大家,哲学思想是永远值得学习和运用的。

  《中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1936年同志为总结第二次国内战争经验写的,在同志的著作中处于重要地位,是帮助人们读懂哲学思想的一把“金钥匙”。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