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文人相亲好姐妹——毕淑敏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09-13 阅读:

  散文:文人相亲好姐妹——毕淑敏2007年4月,全国书市在渝举办。满面春风富态和气的毕淑敏身着-袭蓝衣,在解放碑纽约.纽约“我之”咖啡馆与重庆女作家亲密接触,座谈讨论其新作《女心理师》。

  《血玲珑》《红处方》《乳房》有几人没读过?《女心理师》百万稿酬又有几人能比?当重庆女作家用倾慕的眼光望着她,她的第一句话却令女作家们大感意外。“文学不会有太大力量,一本书的作用更是有限。有与姐妹们分享和交流的机会,并得到一些共鸣,在我就非常满足了。”

  一声姐妹,不但拉近了彼此距离,而且让多情的重庆女作家顿时不已,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重庆女性竟如此美丽!”毕淑敏双手放在胸前,两眼含笑扫视全场,连声赞叹,“你看你看,多么漂亮的绣花长裙!一个个像花儿一样又年轻又美丽。就是我身边的这位姐姐,也显得如此高雅迷人。重庆出,真是名不虚传啊!”不愧是心理医师和作家,恭维起人来也那么恰如其分,那么有水平。重庆女作家们顿时一个个笑靥如花。

  面对同行关于小说素材是否来源于接诊病例的提问,毕淑敏立马声明:作为医生,职业操守很重要,我从来不把病人的故事直接搬进我的小说。

  对《女心理师》的创作初衷,毕淑敏似乎更加有话要说:现代社会物质日益丰富,但满足感和责任感却在下降,心理疾患增多。她说,那年访美归来她就有了办一家心理诊所的想法。“因为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人们心理上未必作好准备。”

  曾经有位女孩悲伤地问她:他与我早就住在一起,为啥还要始乱终弃?还振振有词地说什么有爱就在一起,没爱就分开。女孩最后问道:毕老师,你说我什么时候把硫酸泼到他脸上合适?“这时候心理医生的作用就突兀出来了。我越是看到人性的幽暗之处,越相信它会有出口。”毕淑敏说。

  在与女作家们探讨何为幸福时,毕淑敏大吐衷肠。她说,我们常常觉得幸福感是和物质相关联的,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以前也每天跟老公抱怨挣得太少。有一次在上看到一篇名为《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文章,由读者投票得出四种情况被认为是最幸福的人:一位母亲给孩子洗完澡用干毛巾包住孩子抱在怀里时;一位医生送治愈的病人出院望着病人远去的背影时;一位小孩构筑沙堡并最终完成沙堡时;一位作家写完作品划上最后一个句号时。我一看就呆住了,这四种情况我都亲历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幸福感呢?我忽然间明白,幸福与物质相连,但绝不是物质的成就。幸福是内心的感觉,它是灵魂的成就。从那以后,我对幸福的定义更实际了,珍惜生活中朴素的、洋溢着温情的瞬间,而不是寻找那些敲锣打鼓、惊天动地的所谓幸福。比如今天,因为写了一本书,能和这么多重庆的女性朋友在这里讨论人生的幸福问题,这对我来说就常幸福的时刻。

  她把重庆女作家视作知音,当场交流人生经验。“一个人活着,要让自己的幸福最大化,而且要让别人因为你的存在,幸福多一些。”她说,“作为现代女性,必须把握住生命的小船,向着预定的目标航行。行进中需要聪明美丽,需要勇敢自信,更需要学习调整,让自己具有‘弹性’,即艺术地把握事物的能力。”她说,以我做临床心理咨询师的经历来讲,女性更,能更多地意识到自己在情感、职场上遇到的问题,也更愿意用语言来表达内心。

  有人问,你认为《女心理师》是一本关于救赎突围的书吗?毕淑敏没有正面回答,想了想说,我希望它是一本有趣的好玩的有一定意义的小说。

  敢爱敢恨的重庆女作家表现出了对毕淑敏的喜爱。那天,无一例外都买了她的书,有的甚至买了好几本,沉甸甸地提着,说是要分送给至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