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篇名家经典精美散文汇编(一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08-09 阅读:

  100篇名家经典精美散文汇编(一不能设想,古罗马的角斗场需要重建,庞贝古城需要重建,柬埔寨的吴哥窟需要重建,玛雅文化遗址需要重建。这就像不能设想,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的汉代老太需要植皮丰胸、重施浓妆。

  只要历史不阻断,时间不倒退,一切都会衰老。老就老了吧,安详地交给世界一副慈祥美。假饰天真是最的糟践。没有皱纹的祖母是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没有废墟的人生太累了,没有废墟的大地太挤了,废墟的举动太伪诈了。

  ——这就是人类的大明智。当然,并非所有的废墟都值得留存,否则地球将会伤痕斑斑。废墟是古代派住现代的使节,经过历史的挑剔和筛选。废墟是祖辈曾经发动过的,会聚着当时的力量和精粹。废墟是一个,一极古代,一极现代,心灵的罗盘在这里强烈。失去了磁力就失去了废墟的生命,它很快就会被人们淘汰。

  ●周国平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有的人不信,由此而区分为者和、和俗人。不过,这个区分并非很重要。还有一个比这重要得多的区分,便是有的人相圣,有的人不相信,人由此而分出了和。

  一个人可以不,但不可以不相圣。是否相信、佛、真主或别的什么的神秘力量,往往取决于个人所隶属的民族传统、文化背景和个人的特殊经历,甚至取决于个人的某种神秘体验,这是勉强不得的。一个没有这些教的人,仍然可能是一个善良的人。然而,倘若不相信人有任何神圣价值,百无禁忌,,这样的人就与无异了。相圣的人有所。在他的心目中,总有一些东西属于的根本,是不得的。他并不是害怕受到惩罚,而是不肯基本的人格。不论他对人生怎样充满着欲求,他始终明白,一旦人格扫地,他在自己面前竟也失去了的自信和,那么,一切欲求的满足都不能他的人生的彻底失败。

  相反,那种不知的人是从不在人格上自己的。如果说“知耻近乎勇”,那么,这种人因为不知耻便显出一种卑怯的放肆。只要不受惩罚,他敢于任何美好的东西,包括爱情、友谊、荣誉,而且内心没有丝毫不安。这样的人尽管有再多的艳遇,也没有能力真正爱一回;结交再多的哥们,也体味不了友谊的纯正;获取再多的名声,也不知什么是光荣。不相圣的人,必被一切神圣的事物所抛弃。

  自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刹那起,你就注定要回去。这中间的曲折、顺畅欢乐便是你的命运。命运总是与你一同存在,。不要它的神秘,虽然有时它深不可测;不要它的无常,虽然有时它来去无踪。不要因为命运的怪诞而俯首于它,任凭它的。等你年老的时候,回首往事,就会发觉,命运有一半在你手里,只有另一半才在的手里。你一生的全部就在于:运用你手里所拥有的去获取所掌握的。

  你的努力越超常,你手里掌握的那一半就越庞大,你获得的就越丰硕。在你彻底的时候,别忘了自己拥有一半的命运;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别忘了手里还有一半的命运。你一生的努力就是:用你自己的一半去获取手中的一半。

  生命的过程,就是时间消费的过程。在时间面前,最伟大的人也无逆转之力;我们无法买进,也无法售出;我们只有选择、利用。

  因此,珍惜生命,就是珍惜时间,就是最佳地运用时间。由于我这种意识的强烈萌生,我越来越吝啬地消费我自己。

  我试图选择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提倡并创作轻诗歌。我所说的轻并非纯粹的游戏人生和,而是追求心灵的轻松和,过宽松的日子。而这种感觉会导致行为的选择更富有人性和潇洒。一个人自己活得很累,会使你周围的人和社会也感到很累。如果说,我能有益于他人和群体,就是因为我能出这种轻松的气息,使别人和我有缘相聚(无论多么短暂)

  都能感到快乐。只有轻松才能使人不虚此生,才能使整个世界变得和谐。以恶是治不了恶的。

  对于我们这群黄土地的子孙来说,古老的文明、漫长的历史已使我们背负够重的了,复杂的现实和人际关系使我们体验够累的了。

  我愿意以轻对重,以轻对累。对我自己,无论处于佳境还是不幸,我都能寻找到轻松,既不受名利之累,也不为劣境所苦。对周围群体,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能带给他们所需要的轻松,从而增添或缓解他们生活中的喜悦和。

  深知——追求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在某些时候和某些方面,也许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起一些人时,总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切成一段段的,每一段都和一些人联在一起。没有这些人,生命似乎也就苍白贫乏,没有着落。但也不单是朋友,一些不是朋友而不得不与他们发生联系的人,甚至一些的人,也常常要想起他们,所以,生命便可以分解成这样:一些被你所爱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恨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无所谓爱或恨的人分去了。你的生命被这三种人分解去了。你在漫长的岁月里想念他们,因此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实在而丰足。

  幽幽的想念不为人知,带着往昔的感彩,或爱或恨或浓或淡或长或短。当你想念着一个人时,便觉得在极深极深的心底,有一些莫名的颤动,若隐若现,欲升还沉,你想紧紧地抓住他们,但他们稍纵即逝。

  当你想念滑过你生命的那些人时,所有的爱憎都蒙上一层淡淡的晕光。透过晕光,你再看他们,爱和憎都化做一种体验生命的深广的欣慰了。

  可不知怎的,我老想着花店橱窗里的那一朵,总觉得这一束不如那一朵清丽可人。

  字,我就满足了,可他不仅说“爱”,且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爱的理由,听着、听着,我心不在焉了......无需要太多!人,有时真的并不要得到或听到许多的。一朵花,一片绿叶,一个会心的微笑,一缕柔情,一点,一句关切的问候,一声同情的惋惜,便可使我们如品香茗、似饮甘醇了。

  只要在我心身透支时,有一双温暖的手向我伸出,我便能借助这一臂之力走出困境;

  只要在我苦恼时,有一位善解人意的朋友在我身边,我就能吐出所有心事求得心灵上的舒展;

  只要??不必希求太多——向朋友、向爱情,尤其是向生活。是否记得?我们曾经多么专注地设计美妙的未来,我们是如何细致地描绘多彩的前途,然而,尽管我们是那样固执、那样虔诚、那样坚韧地等待,可生活却以我们全然没有料到的另一种面目呈现于面前。无需痴想太多!只要我们每一刻都在认真地,认真地生活。

  幸福的柴门●栖云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我们没有理由停下脚步;但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朴素的简陋的甚至是寒酸的柴门,该当如何?我们千里迢迢而来,带着对幸福的憧憬、热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带着汗水、伤痕和一的风尘,沧桑还没有洗却,眼泪还没有揩干,沾满泥泞的双足拾级而上,凝望着绝非梦想中的幸福的柴门,滚烫的心会陡然间冷却吗?失望会吗?

  我决不会收回叩门的手。岁月更迭,悲欢交织,命运的跌打,令我早已深深懂得什么是生命中最最值得珍惜的宝贝。只要幸福住在里面,简陋的柴门又如何,朴素的茅屋又如何!幸福的笑容从没因身份的尊卑失去它明媚的。我跨越山川大漠,摸爬滚打寻求的是幸福本身,而不是幸福座前的金樽、手中的宝杖。幸福比金子还珍贵,这是生活我的真理。

  ●[美]戴尔·卡耐基○效轩译我相信,我们内心的平静和我们在生活中所获得的快乐,并不在于我们身处何方,也不在于我们拥有什么,更不在于我们是怎样的一个人,而只在于我们的心灵所达到的境界。在这里,的因素与此并无多大的关系。

  300年前,当弥尔顿双目失明后,他就发现了这一真理:“思想运用以及思想本身,能将变为天堂,抑或将天堂变为。”以拿破仑和海伦·凯勒的生平为例,就可以证明弥尔顿的话是何等的正确:拿破仑拥有了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一切——荣耀、、财富等等,然而他却对圣海琳娜说:“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过快乐的日子。”而海伦·凯勒是个又盲又聋又哑的残疾人,可她却说:“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50多岁,如果问我在生活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么,我的回答就是:“除了你自己,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事物可以给你带来平静。”

  亚历山大大帝有一次大送礼物,表示他的。他给了甲一大笔钱,给了乙一个省份,给了丙一个。他的朋友听到这件事后,对他说:“你要是一直这样做下去,你自己会一贫如洗。”亚历山大回答说:“我哪会一贫如洗,我为我自己留下的是一份最伟大的礼物。我所留下的是我的希望。”一个人要是只生活在回忆中,却失去了希望,他的生命已经开始终结。回忆不能鼓舞我们有力的生活下去,回忆只能让我们逃避,好像囚犯逃出。

  一个英国老妇人,在她重病自知时日无多的时候,写下了如下的诗句:现在别我,永远也不要我,我将不再工作,永远永远不再工作。很多人都有业或者没事做的时候,就会觉得日子过得很慢,生活十分。有过这种经验的人都会知道,有工作不是不幸,而是一种幸福。

  诗人白朗宁曾写道:“他望了她一眼,她对他回眸一笑,生命突然苏醒。”生命中有了爱,我们就会变得焕发、谦卑、有生气,新的希望油然而生,仿佛有千百件事等着我们去完成。有了爱,生命就有了春天,世界也变得万紫千红。

  ●雪子真正美丽的生命地追求着真善,它不会地扭曲自己的形象,涂改自己灵动的线条,更不会让自己美丽的底色染上尘污。除非用烈火将其燃为灰烬,使之化为尘埃,否则,美丽的生命就像一条清澈的小溪,永远百折不回、乐观坚强地奔向大海,直到最后一滴。

  有时,它也许会被地阻断;有时,它也许会被无情地搁浅;更甚至,它还未及瞥一眼那夜幕下美丽灿烂的星海,未及静静地谛听一声那深处的清纯之音,它就已被意想不到的庸俗与一下子毁得千疮百孔,奄奄一息

  ......生命之所以美丽,正在于它有血有肉的过程中,始终高扬着一个美丽的主题:美丽之所以,正在于生命的底蕴中,始终流动着人类对世界最纯粹的与渴望。

  ●欣儿生活本身是一个大的。许多的、期望和理想,往往像一扇扇金碧辉煌的大门,谁都渴望一步就跨进去。抬腿之间,就造化了一个漫长的人生。就想:谁能引渡我们进入?

  卡夫卡来了。他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故事。从前在法的门前站着一个门卫,一个男人来到法的门前,他要求进去。但门卫说:“现在不能让你进去。”他就问,那么以后可不可以进呢?门卫说,以后是可能的,但现在不行。通往法的大门其实一直大开着,这个男人便弯下腰,以便通过大门看一看法的内部。门卫见了笑道:“你既然那么想进去,何不试试看,不顾我的,住里走好了。不过,我可是有力量的,但我也不过是最下级的门卫,一层一层门厅都站着门卫,而且一个比一个威武。”这么多他可没料到,他决心等待下去,直到获准进去为止。这个男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在外。他做了许多设法进去的尝试,一次一次的请求都把他自己弄疲倦了,可门卫还是说不能进去。他为这攻出门曾经带了好多东西,如今他把什么都拿来花了,贵重的东西当然用以贿赂那位门卫。门卫一件件收下,但同时又说:“我收这一切,只是为了使你不致以为耽误了什么。”在等待的日子里,这个男人忘记了还有其余的门卫,他只认为这一个是他进的唯一障碍。于是他这一倒霉的偶然性。渐渐的,他等老了,视力也不行了,身体不能再站起来了。最后他示意门卫过来听他说话。门卫俯下身,他说:“所有的人都在追求法,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除我之外没有一个人到这里来要求进法的大门呢?”门卫知道当他快走至生命的终点时才开始注意到这一点。门卫大声说:“这里不可能再有人获准进去了,因为这个门仅仅是为你而开的。我现在只好把它关上了。”可怜的人,他本来是可以走进他想进去的的,只是因为缺乏勇气,又不善用智慧,并且心怀侥幸。他死在之外了。

  对于我们来说,大到事业、爱情,小到一次约会、一个黄昏,名家经典短篇美文种种都可能是面临的一道。当我们站在门槛前的时候,心中大约早已有了一些。每一个人都会有一道属于自己的,有多少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力量、智慧和。生活的前景就在你闯开第一卫的防守时洞开,进去了,酸甜苦辣都是自己的生命旅程。

  向往什么?我时常这样自问,有时问得自己也张口结舌。的欢乐和病痛在大地蒸腾,在心的天空凝聚成云,或飘洒甘霖,或倾泻雪暴。这甘甜和苦辛的水,被心灵之根吮吸,便生出一种,和树木的根一样,伸展着枝干,伸出地面,伸向天空,去窥探一个泥土里不曾有过的世界,去追寻绿叶,追寻繁花,追寻蕴寓着未来的秘密的果实。

  这是向往的品性吗?——是。向往与生命同在。向往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我已屡屡尝受向往的甘辛,一任瓣瓣心花伴随向往的时序更迭,萌发——飘落,飘落——萌发。

  于是,我继续向往。我知道,生命若没有向往,那是没有生命过的生命,等于死胎,早衰,或者枯萎,不管是树,还是人。

  ●林润瀚只要我们投入生活,难免会遇到来自的一些,经历多了,自然有了提防。可是,我们却往往没有意识到,有一种并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为了一个小小的职位,一份微薄的金,甚至是为了一些他人的闲言碎语,我们发愁、,认真计较,纠缠其中。一旦久了,我们的心

  灵被得千疮百孔,对、对生活失去了爱心。假如我们能不被那么一点点的功利所左右,我们就会显得坦然多了,能平静地面对各种的得失和恩恩怨怨,使我们永久地持有对生活的美好认识与追求。这是一种,是对自己的人格与性情的冶炼,也从而使自己的心胸趋向,视野变得深远。那么,我们在人生旅途上,即使是遇到了凄风苦雨的日子,碰到与挫折,我们也都能坦然地走过。

  正因为那些得失和各种窘境都不了我们,这就使我们减少了很多的无奈与忧愁,会生活得更为快乐;少了许多的阴影,而多了一些绚烂的色彩。所以,不自己,也是对自己的爱护,是对自己生命的珍惜。

  不要自己,也意味着我们需要自愿放弃一些微小的、眼前的利益,使我们不被这些东西网罗住,得伤痕累累,也妨碍了自己的步履。这无疑是一种积极意义上的,从而使自己拥有平和的,从从容容、踏踏实实地走那属于自己的道,做自己该做的大事,进而成功,获得更多更有价值的东西。不妨说,不自己,是使自己有所成就的聪明的活法。真的,在的人生旅途上行走时,我们不妨时常一声:别自己。

  ●克里斯钦·拉尔森○吕瑞洲译答应自己——将如此坚强,任何东西也无法内心的静谧;和所见的每一个人谈论的都是关于健康、幸福和舒畅;让你所有的朋友都感到他们各有所长;任何事物皆能窥见其之面,使你的乐观信条处处;只想最令人快感的事情,仅盼最让人欣然的结局;对别人的成功,像对自己的成功报以一样的欢呼;忘却已住的,义无反顾地去争取未来更大的建树;将永远面带一种愉悦的容仪,向所遇的每一送上一个可心的笑意;将如此忙于完善自己,而无暇对他人吹毛求疵;将过于豁达,不会忧虑;将过于高贵,不屑动气;将过于硬朗,不知;将过于快活,不容心生芥蒂。

  那水,是我们生命的原汁。好多时候,我们为着各种各样的渴望和五花八门的需求,在自己这杯原汁中掺入了形形色色混混沌沌的杂质,让自己合乎别人的口味。好多时候,甚至在我们没有渴望、毫觉的时候,一双双神圣而满载善意的手颤微微地端起了我们,审视、咂嘴、摇头、啜饮,终于他们从敞开的胸襟里抓出一些什么放进我们的杯子。然后痴情地关注。然后默默地咂品、放下。然后叹

  着气走开。或者,微笑着离去。而的我们却把前者美其名曰:适应。而虔诚的我们却把后者誉之名曰:塑造。生命,原本而真实的生命,不得不在这人为的适应与塑造中异化、扭曲了。此刻,当我们卸去浓重的伪装,于清风朗月下用自然的大镜观照自己的时候,心中便只有一个滋味:苦。一个伪装的生命究竟能存几时?

  一个孤苦的生命究竟能走多远?我是活脱脱地来的,没有一丝羞怯。喜欢蓝天白云丽日和风,就常常让丽日和风沐浴青春,就常常让蓝天白云拂拭心灵;阴霾淫雨狂飚,就时时把阴霾撕烂了掷在脑后,就时时把淫雨狂飚捏碎了丢在脚下。喜欢就是喜欢,就说,对了错了都是我自己的真实选择!疲惫了,就流一回伤心的泪,就唱一支悲哀的歇,别再乎别人说你软弱;高兴了,就跳一段强劲的舞,就发一阵少年的狂,别在乎别人说你不成熟——我就是一个平,拥有一颗平常心。

  只有在这时,世界才恢复本来的面目,人类才苏醒了沉醉的记忆,生命才焕发出葳蕤的生机!

  ●沈苇朋友意味着你伸出手去可以握到另一只温暖的手,在你无所傍依时感受到爱的的包围,在焦虑和孤寂时得到灵魂的安妥和告慰。朋友是兄弟、姐妹、伴侣、知音,理想的夫妻关系也正应如此(亲密,又着对方孤独)。看来,夏娃和亚当是人类最早的朋友的原型,正是按照这个榜样来、设计人类未来的。所谓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不仅仅针对男女关系而言,理想的朋友正是用同一种血肉、同一种材料、同一种元素做成的:伯牙在钟子期死后碎琴断弦永绝琴缘,提奥在梵高的数月就病故了,海子后不久骆一禾也紧随而去

  ??朋友是心心相连灵魂相通的那种人。汉字中的“朋”颇有意味,我们可以理解成两个月亮坐在天空,相互关怀,相互,缺一不可,那源源不断的是连接彼此的纽带和桥梁!的长旅充满了多少凄冷、孤苦,没有朋友的人是生活在中的人,没有朋友的人是真正的孤儿。

  日子是那只一去不复返的鸟,日子也是那一只只相似的小鸟。惟其一去不返,才让人珍惜。惟其相似,才产生悠闲。

  朱自清写一篇《匆勿》,把日子描绘成一个小顽童,我总想,日子哪里会那么匆匆呢?日子是结在园圃中的花苞,似开未开。日子是凝在果实上的露珠,将滑不滑。日子是在云层间穿梭的太阳,欲休未休。日子不急。它不会受到惊吓,也不怕。它有天地的外表,圣贤的内心。它不会因为你跑它也跑,你停它也停,你飞它也飞。它是的流动。不管爬攀峻岭,抑或飞越险涧,它都呈同一种姿态,潇洒而。倏忽之间,即让世界盛衰,俱成过眼云烟。

  日子最小,又最大;最浅,又最深;最轻,又最重;最浩浩荡荡,又最不动声色。日子是一支队伍,是一支蚂蚁运食的队伍,一队送葬的人群,一排昼夜巡行的轻骑兵。某日,某超级富豪为赶着一笔大生意,钻进他的超豪华轿车,风弛电掣般开向目的地。可在交叉口,疾驰的轿车被一辆笨重、缓慢的卡车掀翻了。富豪躺在血泊中,咧出一口金牙。日子就借着这张金灿灿的嘴发布谕示:人生没有目的地。

  ●王书春人情多讲究赠人以物,而物尽必然情非。我赠人以云,君行千里,抬头便见白云,还怕断了友情不成?冷暖是人最在乎的,人与人的交往也往往就在这“冷暖”二字上。

  你赠物于他并不能心暖,而赠他一份真情可能就是冬天也觉得暖的——推心置腹的交谈,忘情的一次郊游,互相推荐几本可读的书,帮他出一个能摆脱困境的主意

  ??这一切都像你赠他一片白云一样,会永远地飘荡在他的天空里,使他欣喜,使他兴奋,使他的生命充满活力。在朋友生命的天空里,飘荡着我赠予的这样的白云;在我生命的天空里,也飘荡无数这友情的白云。不想让白云化雨,不想让白云蔽日,更不想让白云产生什么奇迹,只想经常看几眼白云,让自己明白还有友情存在。赠朋友白云般的,白云般的透明,白云般的人生理想与向往,他才会生活得如白云般洒脱与。

  ●朱华贤站稳脚跟,挺直胸膛,面朝前方,调整好焦距,再放出明亮的眼光,看到红的,就说红,看到黑,就说黑;俊美的,热情赞扬;丑陋的,嗤之以鼻;是英雄,献上鲜花;是,合流。我们平视世界、平视现实、平视自己。

  面对、富翁、被炒红了的名人,假如我们就踮起脚尖,仰起脸,眼睛眯成细细的缝,哈哈地讪笑着,等待垂青,等待恩赐,等待布施,等待别人为自己做主,那是仰视。仰视是一种哈哈镜式的畸型,是形象的贬损,是灵魂的削价。

  因为贫困而平凡,因为而弱小,因为没有名声、地位而普通,假如我们对之瞪出眼珠,虎起脸色,放出不屑一顾的眼光,想给人一种威压,想地裁判别人,那是俯视。俯视是一种极为愚蠢的夸张,是一种想靠吹胀自己而来挤扁别人的可笑之举。

  也许你很普通很低微,但不能仰视,要不,你会看不到自己,你会不相信自己存在的价值。

  也许你身居高位、名嗓一时,但不要俯视,要不,你会重重地摔下,摔成一堆废弃的瓦砾。

  仰视与俯视往往是并存的。常常仰视人的人,在另一种场合,必定会居高临下,;常常俯视人的人,在另一些对象面前,也会仰人鼻息,摇尾乞怜。

  平视是不带色彩的客观,是超越功利的,是一种抛却的单纯。平视是一面没有弧形的镜子,是一片没有污染的竹林。

  平视,需要心的端庄与正直,平视,需要情的与,平视,需要识的广博与深邃,平视,需要度的准确与合理。

  平视是世界的需要,国与国平等看待,才会有一个和平的世界。平视是社会的需要,人与人平等看待,才能创造一个和谐与幸福的。平视是的需要,只有不自卑、不自鄙、不自亢、不自傲,才能保持心理的健康与平衡。

  当希望的未到来之前是等待,当它到来以后还是等待,因为那时又有一个新的希望了。但是有些希望的不会到来,于是生命在不断等待中还有失望。

  不过不会彻底失望的,因为人的一生当中不止一个希望。在等待中不停问自己,那希望的是否真会到来呢?或许这疑问太多太重,会失去一些勇气、一些致趣,有时也会反而因此勤奋起来。

  等待得太久,也不免令人灰心,世界真的昏暗了吗?那为什么有阳光、蓝天和白云?风景的自欺,心情的自欺?自然,不自然?,?轻松,沉重?飘,飞?浮,沉?解释不清又何必解释?不如不说,只等默默走过,

  走过岁月,走过时空,走过许许多多,不说,用心地等。等待的时候可以什么事都不做,也可以什么事都做;可以做每天在做的事,也可以做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等待其实是很随意的。

  ●[美]罗杰·冯·伊区生命如同甜甜圈。刚出炉时味道新鲜可口,但过一段时间后,便生硬难吃;其中间的圈洞意味着生命神秘的一面,但若欠缺这神秘的圈洞,甜甜圈就不成为甜甜圈了。

  生命如同吃葡萄柚一般。首先,你必须剥开柚皮,然后试咬几口,以便适应柚子的风味;当你开始享受柚子时,柚子汁却可能喷得你睁不开眼睛。

  生命如同香蕉一般。开始时是生涩的,然后随着时间而变黄变软。有些人希望自己只是香蕉,另一些人则希望自己成为上等的香蕉。你必须谨慎小心,不要被香蕉皮滑倒;此外,你必须努力剥去香蕉皮,才能享受香蕉的美味。

  生命如同烹饪一般,一切味道全取决于你的作料与烹饪技巧。你可依照食谱烹饪技巧进行烹饪,也无妨创造。

  生命如同少了原图的拼图游戏一般,你无法猜测出将拼出什么图形。有时,你甚至无法确知是否拥有所需的一切拼块。

  生命如同搭乘电梯一般。许多人上上下下,而有些人保持平稳。有时,你找到了电梯通道,但令你心烦的是,电梯停停开开。

  生命如同玩扑克牌。有时你坐庄,有时别人坐庄,这其中包含着许多牌技与运气。你下赌注,核对牌局,虚张声势,甚至提高筹码。在输赢之中,你获取许多教训,有时,你拿的牌不好却赢了,有时你拿副好牌却反而输了。

  ●[阿富汗]乌尔法特同是一条溪中的水,可是有的人用金杯盛它,有的人却用泥制的土杯子喝水。那些既无金杯又无土杯的人就只好用手捧水喝了。水,本来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差别就在于盛水的器皿。君王与乞丐的差别就在“器皿”。只有那些最渴的人才最了解水的甜美。从沙漠中走来的疲渴交加的旅行者是最知道水的滋味的人。在烈日炎炎的正午,当农民们忙于耕种而大汗淋漓的时候,水对他们是最宝贵的东西。当一个牧羊人从山上下来而口干舌燥的时候,要是能够趴在河边痛饮一顿,那他就是最了解水的甜美的人。可是,另外一个人,尽管他坐在绿荫下的靠椅上,身边放着漂亮的水壶,拿着精致的茶杯喝上几口,也仍然品不出这水的甜美来。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旅行者和牧羊人那样的干渴,没有在烈日当头的。

  中午耕过地,所以他不会觉得那样需要水。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没有尝过饥与渴是什么味道,他就永远也享受不到饭与水的甜美,不懂得生活到底是什么滋味。

  ●[英]D·H·劳伦斯○国庆译为了,我们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