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愿你无长情】精彩结局阅读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 2018-07-11 阅读:

  我听见秦牧扬看着我对秦牧森说:“大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木子,那时候我还小,你很大了,可能清楚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上一辈子的恩怨跟木子没有任何关系,大哥我从来没有求你一件事儿,今天我结婚了,以后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我希望你对木子好一点好吗?”

  秦牧扬被秦牧森赶走了,房间里只有他和我两人,我还想吐,也就不顾及形象了,扒着马桶又是一顿吐。

  我不想跟他共处一室,就说:“我也做不了伴娘了,你也走吧,我吐好了自己回去。”

  秦牧森竟然发神经的伸出手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拍着:“怎么这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我听了冷笑:“这就是不识好歹吗?你强j了我,难道还要我戴德吗,秦森你不知道我特么的恨的都想杀了你。”

  我的话真的是彻底的激怒了秦牧森,他伸出手一把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强j吗?明明是你自己主动勾引,将我勾到酒店,你还有脸说我强j了你,李木子你还真跟你那个妈一样喜欢贼喊捉贼。”

  刚才的太严重,此时又被人扼住了脖子,眼泪更是不停的往外流,我现在这副样子是不是有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感觉呢,只是我并不认为秦牧森看到我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会让他见尤怜。

  我被她扼住了脖子也无法开口,秦牧森是个练家子,手劲儿本就很大,这又是故意的在我,手下力气更是多使了几分。

  我从秦牧森的眸子里看到自己惨白的脸色慢慢的涨红,那是血色上涌造成的效果。

  我在他的手下慢慢的失去了挣扎,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死了,驱壳也没有了的意志。

  我这一刻在想如果我死了,我最爱的二哥,会不会为我流一滴眼泪,哪怕就是一滴眼泪也好,至少证明我在这个没有白来一遭。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就在感觉自己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被抽空时,我的双手耷拉下去,落在秦牧森的大腿上。

  就在意识一点一点的从我的脑袋里抽离时,我看见了我的亲身父亲,他憨厚的模样,抱着我亲着我的笑脸,我看见了我的二哥,背着秦牧扬,偷偷的在我的书本里夹了一张张的毛爷爷。

  我看见了妈妈拉着我对我说:“木子你一定要乖,听话,不要惹你大哥不高兴。”

  我睁开眼,看着这的世界,我没死成,我却开心不起来,抱着自己的脑袋呜咽出声儿。

  秦牧森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从我的膝盖处拽起,盯着我的眼睛的嘴角上扬:“李木子怕死是吗?那就给我乖乖的听话,否则,哪一天我真的会弄死你,你信不信。”

  我又哭又笑,他见我哭,是觉得我是担心自己会死么,他殊不知的是,我李木子最不怕的就是死,因为我的灵魂已经死了。

  新娘子都接回去了,我还没回去,我妈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过来,我烦的实在是受不了就接了她的电话,只是电话刚一接起,我妈的声音就吼过来:“婚礼都开始了你人呢,不是给新娘子做伴娘吗?人死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秦叔叔已经很不高兴了,你赶紧回来给你秦叔叔道个歉。”

  我妈还不知道她的女儿昨天都遭受了怎样的,我给秦叔叔道歉,为什么,就因为我没有给他的儿媳妇做伴娘吗,那他的大儿子昨夜强j了我,今日又差点掐死了我,我又该找谁来给我道歉呢。

  我对着手机想了想有些抽风道:“妈,其实秦叔叔根本就不爱你,离开他好吗?”

  我说完手机那边好久都没有了声音,我想我妈一定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炸蒙了吧!

  良久,我妈的声音有些发虚:“死丫头你在些什么呢,你秦叔叔当然爱我,不然也不会将我们娘俩从接到城里过富贵日子的,我死后可是要入秦家祖坟的,我生是秦家的人死也是秦家的鬼,我是不会离开秦家半步的。”

  对于我妈的话,我什么都不想多说了,说了句:“妈,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我也会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秦家我不会再回去了,妈,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我这个女儿的话,请不要在逼着我回去那个让我痛苦的地方,就这样。”我说完就将电话给挂断。

  给二哥发了条微信,微信内容:谢谢曾经的照顾,我会一生,祝,新婚快乐。

  这一段文字,我打了删,删了打,眼泪模糊了视线,反复多少次才将把这条微信发出去。

  接连几个月跟着王贺总监拿了一个又一个大项目,在如今房地产及家装行业都很不好做的情况下,我连续三个月工资破五万。

  “木子,来大客户了,你是我们组最好的设计师,美文摘抄加赏析你跟我去和对方公司接洽下,争取把这个大项目拿下。”

  平时接个几百平的大别墅,我都没有见过王贺这么开心过,感情这次还真是大项目。

  在车上王贺跟我说:“对方是要做一批大面积的厂房设计,可能跟我们平时做的设计不同,但是这个项目绝对的大,我们试试。”

  做厂房我一次都没做过,我平时参与的项目都是西公寓别墅还有就是办公室装修。

  我心里有些紧张:“王总,我怕我表现的不好,毕竟厂房我没做过啊!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贺拍拍我的肩膀道:“不要担心,我们也做不了主体设计,人家那边带的有设计团队过来,我们若是能参与一些小项目就能赚的金盆满钵了。”

  王贺说:“当然了,a城的秦氏,即使只是旗下的一家子公司,那也是普通公司比不了的。”

  我听了a城的秦氏,瞬间有些发蒙,天知道我现在最不想的就是跟秦家的所有有关联。

  当下我就跟王贺:“王总,工厂这个项目我怕我做不好,你找别的设计师来做吧!”

  王贺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木子,刚才在公司时你怎么不说做不来,这都到对方公司了,你说做不来了,再说了我们公司除了那几个老设计师,年轻的设计师哪个专业有你好。”

  我还想说什么王贺,但是王贺并没有给我的机会了。对方公司的员工看都我们跑过来,问道:“请问两位象设计吧!”

  王贺朝他们面前的这位点点头:“是的,我们象设计的,我是设计部总监王贺。”

  王贺指了指我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年轻有为的设计师,李木子,做过了不少项目很有经验。”

  员工朝我们点点头:“所有参与投标的设计公司都在十一楼会议室,两位请随我来。”

  让我放心的是并没有见到我讨厌的人,整个会议室里坐了很多人,有几个人是我认识的,都是c城家装圈子里还算知名的设计师。

  虽然参与的设计可能不会很多,但是秦氏作为亚洲前几的大集团,哪怕随便给个蚊子腿也比接几个大别墅吃的多。

  所以秦氏一放出要找一家本土的设计公司协同工作时,整个c城的家装公司都沸腾了,争先恐后的往秦氏在c城的分部涌,谁都想要得到这块大蛋糕。

  我老实的坐在上听着各家公司的代表对工厂设计的侃侃而谈,王贺在不停的做着笔记和待会儿要说的内容,他让我准备的,我一个字都没写,眼神空洞的看着光洁的纸张。

  王贺捅了的肩膀:“木子你在想什么呢,快把你的想法写下来,与我的综合一下,马上就临到我们发言了。”

  我看了看王贺,一副很没的样子:“我说了我没做过厂房设计,哪来的什么想法啊!”

  我的态度兴许让王贺很不满,他说:“你这是消极怠工啊,回头我要扣你金。”

  我亮明了自己的态度,王贺也拿我没办法,前阵子做了不少项目,公司一直都说给我休一个长假,我怕自己一休息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正好这次可以休息了,这样就不用参与这个项目了。

  王贺起来发言自己的设计想法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一时间会议室里有些喧哗,我跟着人群的目光往会议室门口看去,就见秦牧森一身合身的黑色银丝细条纹西服,单手插裤兜是,他的容貌本就出众,一米八七的大个子,看着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总裁。

  我的手指狠狠的掐着手心,真是倒霉,怕什么来什么,我尽量低着头不娶看他,当然也是希望他注意不到我。

  会议室设么么时候结束的,我知道,因为我是一分一秒数着过去的,真特么的太了,我这辈子最恨的人离我不过咫尺。

  会议结束的时候,秦牧森率先起身离开,这过程中我并没见他有多看我一眼,这就好,我们之间就应该这样,彼此厌恶的两个人,心里藏着恨,再见面就应该这样,彼此都是一副不认识彼此的样子。

  而且秦氏那边还要求必须由我担任这个副设计师,当王贺把这事儿跟我说了后,我立马就觉得这是秦牧森的意思。

  怎么他这是打算跟我纠缠不清了,以前他是有多厌恶我,看到我恨不得都要远离三丈距离之外,现在这是几个意思。

  我就是太清楚秦牧森这人对我有多,自然觉得他指明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这其中肯定有陷阱等着我去跳呢。

  王贺一脸期待的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只能让他失望,我说:“抱歉,王总我不想做这个项目,你跟那边说说,能不能派别的设计师过去。”

  王贺听了当场就拉下了脸色生气了,将我刚递过去的厚厚的一沓设计图甩在我的办公桌上,图纸飞扬:“李木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公司就你一个出类拔萃的设计师了是吗,现在是跟我在摆架子么?”

  我看着王贺,与他的样子不同的是,我很平静:“王总,我最近身体很不舒服,这个项目强度大,我一是不想做,二是身体也不允许,你还是找别人吧!”

  王贺听了冷笑:“我看你就是在故意摆架子,现在给你两条,一是,接下这个项目,二是辞职。”

  我从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干,满打满算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发展的也不错,今年也打算在这座城市买房的,公司自然也是没有亏待我的,我肯定是不想轻易离开这家公司,再去别家公司,又是以一个新人姿态从头再来。

  我对王贺说,我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近人情,但我也是无奈啊,还好我当初和非象设计就签约了一年的劳动合同,合同满了后又往下续约了一年。

  却没想到的是,公司打来电话说,我当初续约签的不是一年的合同,而是十年的合同,如果我辞职不干就属于毁约,我要赔偿公司一百万,问题是我哪里能赔偿这么多钱。

  我不相信,去看了一下合同,写的清清楚楚的,还有我的签名和指纹,我记得当时续约时合同我是看了啊,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王贺不敢看我,他的眼神有些躲闪:“那个木子,我不过也就是一个打工的,公司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老板说了,这个项目你必须接下,如果你接下了项目,公司不仅会给你五十万的酬劳,你若是想离开,公司也会允许。”

  明明就是一年的合约,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十年,这其中谁在搞鬼,我想我已经猜到了。

  第二天上午,王贺就让我去秦氏在c城的分部,跟他们的团队一起工作,我只能去,不然我哪里来的一百万去赔偿。

  到了秦氏的分部,秘书将我带到了二十二楼,秘书敲了敲办公室外面的门,里面传来我熟悉的声音:“进来!”

  秘书开了门,让我进去,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响着,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桌上秦牧森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脑,见我来了,微微抬头,像是在打量货物似得,上下打量了我几下,开口道:“不还是来了么。”

  我牵扯了一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对着秦牧森:“你想要我来我能不来么。”

  我刚坐下,秦牧森就从他抽屉里掏出一份文件甩在我的面前:“看看吧,非象已经把你的合约转到秦氏了,如有违反合约的行为赔偿是在非象那边的十倍,也就是一千万。”

  我听了没有多少的吃惊,我就知道他这人招数多的很,他若想整死一个人有的是方法。

  “呵呵”秦牧森说完顿了顿嗤笑了下:“李木子没什么事儿在我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就是弄死你,我都不用做一天的牢,你信吗?”

  我话还没有说完只是故意的顿了顿罢了,而秦牧森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只是什么?”

  我看着他探究的眼神道了句:“只是你为何不直接将我弄死得了,省得惹你心中不快。”

  秦牧森听了笑出了声儿,他的心情貌似突然变得很愉快,他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弯腰低头恨不得跟我脸贴脸,我都能猜出他早餐一定吃喝了红酒,他嘴里吐着淡淡的红酒香气,他戏虐的口吻跟我说:“直接弄死一个人有什么乐趣,慢慢的这才叫有趣呢?”

  我就知道,他指明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可不是什么看上了我的设计,他就是想让我在他手下,然后他好好的我。

  我本想一个人过着简简单单的日子,可是秦牧森偏偏不让我如意,他竟然非要向我发出这个挑战,我何不应战呢?

  好在,我也不是一个怕死之人,既然注定要死,死之前,何不试试也弄死个人呢?

  秦牧森见我一直都死这副淡淡的无所谓的样子,他好像很失望似得,竟然会问出:“李木子,你怎么不怕。”

  接下来的几天,奇怪的是,秦牧森并没有怎么为难我,他只是让他的秘书将我的办公室安排在他的旁边。

  我和他的办公室中间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我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我,有几次我都发现,秦牧森跟个狂似得,在偷看我。

  厂房看似简单,其实真正的设计起来,很难,要结合生产的东西是什么,温度环保,很多方面都是没有接触过的,我对建筑相关类的都很感兴趣,看了两天的图纸后,我竟然对这个项目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五点下班的时候,我起身,见秦牧森还未走,出了公司门口时,就见一辆黑色的迈停在我的面前。美文欣赏【愿你无长情】精彩结局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