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博士为癌症女友写求助信感动网友(图

作者: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10-11 阅读:

  浙大博士为癌症女友写求助信感动网友(图?朱广龙告诉记者,时间可以让一些东西变得很浓,比如他和王翠的爱情,一直平平淡淡,等到面临,发现已经浓郁得化都化不开;也可以让一些东西变得很淡,比如病情复发时候的和无助。“王翠的病情正在得到控制,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挺过这一关的。”他说。(记者商意盈)

  “跟前几年的乳腺癌比起来要痛很多、难很多,唯一不同的就是有了他。他让我更想要活下去。”王翠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因为癌细胞转移,王翠的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知觉,出现了大小便失禁的情况。因为她的腰部也有癌细胞转移,不能使用便盆,朱广龙买来床单给她垫在下面,很多时候都会流到外面,他就一次次给她换床单、换裤子、擦身体。

  不久前,一位浙江大学在读博士写下了一封情真意切、令人动容的求助信,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同情和。

  相较于这些朱广龙嘴里的“微不足道的体力活”,让他忧心忡忡的除了王翠的病情,还有高昂的医疗费用。“光一种进口药就要两万五千元,一个星期用一次,还有其它的药物和住院费用,才20多天就花了5万多元,医生当初说的60万只是个保守数字,真的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办。”朱广龙说。

  在朋友和同学的帮助下,朱广龙和王翠终于筹到几万元钱,住进了医院。尽管王翠的父亲也来到杭州,但毕竟年事已高,再加上身体不好,照顾王翠的重担基本就落在了朱广龙身上:只能吃流质食物,要喂到嘴边,还常常引发;每天要做4次理疗防止肌肉萎缩;每天要擦一次身体;每两个小时要翻一次身,翻身的时候要托着她的头、肩膀和髋骨,不能有一点损伤,要慢慢翻起来,再拿个垫子放上,常常翻完一次身,朱广龙和王翠的父亲就已经满身大汗。

  写下这封信的是浙江大学哲学系博士生朱广龙,他的女友名叫王翠,是浙江大学2007级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的硕士生。2006年查出乳腺癌二期,经过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2011年5月,病情复发,确诊为乳腺癌骨转移,需要继续化疗。初步预计治疗费用至少为60万元。对于两个同是来自农村的年轻人来说,这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记者看到王翠的时候,朱广龙正在为她做腿部理疗。这个原本就瘦弱的姑娘现已是头。因为癌细胞转移损伤了颈椎和腰椎,她已经完全无法动弹,每天就靠着朱广龙的理疗防止肌肉萎缩。

  “后来实在是病得太厉害了,她的手和肩膀都肿起来,肿到连锁骨都看不见,没日没夜地疼,疼到蜷缩成一团,疼到抓着我的手说她不想活了。”朱广龙说,住院前,看到王翠病情发作自己却完全帮不上忙的时候,只能跑到厕所里,用毛巾蒙着头哭,哭完了强挤出一点笑容,出来安慰王翠。

  “每一个人都有其的理由和,生命鲜活、跳跃且有温度,我不希望看着心爱的女友因为没钱医治而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机会。”

  今年5月,王翠病情复发,前几年治疗乳腺癌已经让家里欠了不少债,两个年轻人所有的钱加起来只有几千元,越来越虚弱的身体王翠辞去了工作,也断了医保来源。朱广龙找来很多励志的电影和书籍,两个人决定利用运动和疗法控制病情。

  朱广龙的求助信发出后,不少网民自发来到医院为王翠捐款: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来了,留下了500元,连名字都没有说;一位母亲带着女儿来了,留下一个厚厚的信封,说自己的丈夫几年前死于癌症,挽留女朋友感动的信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王翠还那么年轻;一位曾经战胜过癌症的网民也来了,除了经济援助,还给王翠带来了他的励志故事